《我曾愛你,低入塵埃》[我曾愛你,低入塵埃] - 5.我曾愛你如生命(2)

眼神,頓時大發雷霆:「林逸,你要是不想吃就滾出去,林琪處處為你着想,處處維護你,你剛剛那是什麼眼神?」

  「爸,好了好了,我好不容易回來,就想坐在一起一家人開開心心吃頓飯,你幹嘛呀!」林琪跟林浩天撒着嬌。

  林逸被林浩天這一席話一激,頓時食之無味,這就是他的親生父親,這就是他們所謂的家,林逸心裏苦笑着。

  「姐姐,這時我親自下廚做的菜,你嘗嘗。」林琪熱絡的招呼着林逸,是什麼居心,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陸勵成直往林琪碗里夾菜:「琪琪,你快吃,坐了那麼久飛機,還非要給一些無關緊要的人下廚,多吃點。」

  陸勵成的聲音不大,卻震得林逸雙耳失聰,可不是嗎?這三年來,他們不僅僅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最熟悉的仇人,陸勵成恨她,討厭她。

  按理說她應該已經習慣聽這些冷言冷語,但是每一次陸勵成口中的冷言冷語都變成了利劍插在她的心間。

  「姐,你身子不好多吃點。」林琪還在不停的往林逸碗里夾菜。

  「林逸,既然林琪都不計較過去的事,這次回來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不說別的,林琪這一晚上給你夾的菜你怎麼也得吃了吧!」徐雪梅看着林逸的遲疑,添油加醋的說道。

  林逸一邊乾嘔着一邊將碗里的菜往嘴裏塞,越塞越乾嘔,越乾嘔越是塞,最後終於忍不住全吐了出來。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裝什麼柔弱,你自己看看你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陸勵成站起來,對着嘔吐的林逸大喊道。

  不知道因為嘔吐而流出的眼淚還是因為傷心流下的眼淚,林逸擦擦嘴,抬起頭看看着陸勵成:「如果我真的死了呢?」

  「那你怎麼不立刻去死!」陸勵成沒好氣的吼道。

  林逸苦笑着搖搖晃晃離開座位,嘴裏念念有詞,「好好好……」

  「慢着。」林浩天突然喊到,林逸停在原地沒有回頭。「林琪已經回來了,你也該把屬於林琪的婚姻還給她了,既然勵成已經簽了離婚協議,你也早點簽了。」

  「因為當年的事情,林琪一個人在國外那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有情人終成眷屬,林逸你就發發善心,高抬貴手吧!」徐雪梅也央求着林逸。

  「我跟他的事情,不需要其他人插手。」說完林逸便魂不守舍的離開了林家。

  「勵成對不起,我本來想叫上姐姐一家人開開心心吃頓飯,沒想到姐姐居然變成這個樣子了。」林琪撒着嬌,滿懷歉意的說道。

  「傻琪琪,你又沒有錯,道什麼歉,你能不計較以前的事情已經非常懂事了,要是你姐姐有你一半的善良,我們也不至於走到今天。」陸勵成拉着林琪的手說道。

  「但是我看姐姐好像真的不舒服。」

  「琪兒,你好不容易回來見到勵成,因為那個賤人,飯都沒吃好,現在就別提她的,她怎樣都是咎由自取,你陪着勵成好好說說話。」林浩天一邊沏着茶一邊說道。

  「她已經答應離婚了,這幾天我會儘快跟她辦完手續,是時候給這段錯誤的婚姻畫上一個句號了。」陸勵成拉着林琪的手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