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愛你,低入塵埃》[我曾愛你,低入塵埃] - 10.我曾愛你如生命

  陸勵成收到林逸的信息時剛剛將林琪送到公寓門口。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林琪看着陸勵成緊鎖的眉頭說道。

  「沒事兒,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公司了,晚上我來接你出去吃飯。」說完陸勵成照例摸了摸林琪的頭髮。

  「嗯。」林琪乖巧的答應着,靦腆的笑着跟陸勵成說再見。

  陸勵成進電梯後,林琪回到屋內關上門,女人的直覺告訴他,剛剛陸勵成對他說了謊,他那副表情明明意味着什麼,但是因為陸勵成後來的一席話,林琪便搖搖頭,揉揉眼睛,回屋睡覺去了。

  進入電梯的陸勵成再次翻出林逸的那條信息,離婚二字在林逸的名字前面變得格外的刺眼,陸勵成忽然變得不高興,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渾身不舒服。

  「好。」陸勵成想了很久之後回了一個字。

  林逸,陸勵成努力回憶着這個叫林逸的女人,雖然結婚三年,但是好像關於她的記憶寥寥無幾。

  陸勵成現在甚至想不起林逸的長相,印象中這個叫林逸的女人只是一團模糊的影子。

  陸勵成對自己的這種感覺感到十分的意外,好像自己漏掉了什麼,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原本應該為自己馬上要從這段婚姻中解脫出來而高興的陸勵成,此時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甚至不想拿着離婚協議書去醫院。

  陸勵成給自己的說辭是,他堂堂路氏集團的總裁丟不起這個人。

  但是已經答應了林逸,陸勵成還是回了一趟那個家,拿着離婚協議書看了好一陣,又打電話給張律師。

  「張律師,半個小時之後來一趟我的辦公室,離婚協議書上我準備加一些東西。」陸勵成若有所思的掛上電話。

  路過客廳,看着壁爐上放着的他和林逸的合照,還是婚禮的時候照的,照片上林逸的笑容是那麼的燦爛。

  陸勵成好像想起了他幾乎每次回家看到林逸滿面春風的樣子,讓他感覺越是平靜,他反而越是生氣,陸勵成也不太知道其中的原因。

  陸勵成隨手將照片扣在了壁爐上,拿上離婚協議書便離開了。

  「現在感覺有沒有好點?」簫劍早上查完房路過林逸的房間問道。

  林逸點點頭說道:「剛剛打了一針之後的確感覺好多了。」

  「嗯,澳洲那邊我已經聯繫好了,這邊事情一了結我們立刻動身。」簫劍安慰的拍拍林逸的肩膀。

  「謝謝你。」

  「你除了跟我說謝謝,還會別的詞語嗎?」簫劍問道。

  林逸傻乎乎的搖搖頭,除了感謝,林逸的確不知道還能跟簫劍說些什麼。

  「陸勵成有說什麼時候過來嗎?」簫劍問道。

  林逸搖搖頭,「可能現在還在忙吧,晚點我再問問他。」

  簫劍點點頭,「那你好好休息,別想太多,一切有我。」

  「蕭醫生又過來看林小姐?」從外面打水回來的李姐跟簫劍打着招呼。

  「李姐,林小姐就麻煩你好好照顧了。」簫劍說完便下班離開了醫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