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召喚最弱?看我究極進化!》[網遊:召喚最弱?看我究極進化!] - 第10章 意外

寧康走出副本時,旁人目光都聚集在白如玉身上,好像他是透明人,不存在。

他也樂得如此,自顧自離去。

距離家門不遠時,寧康看到一樓門麵店圍着不少人。

「今個生意這麼好?」

寧康大感意外,快步趕來,撥開人群,想要幫着表姐一塊忙碌。

剛擠進來,便見得店內一小青年盛氣凌人的態度,直盯着夏悅,

「到底是打官司,還是咱們私了,趕緊給個痛快話,我沒那麼多時間擱你這浪費!」

夏悅緊蹙眉頭,陪着小心道:「實在不好意思,我會按照市場價賠給你的,只是現在……」

「這我不關心,既然私了,那就拿錢,真要拿不出錢……」

平頭小青年上下掃了眼夏悅,冷笑道:「就把你這個人賠給我李大哥得了。」

小青年桌邊坐着一妝容極重,二十來歲的年輕女人,

「小悅姐,他說的也不錯哎,你直接嫁給李大哥,又不用賠錢了,還解決了你嫁不出去的問題,一舉兩得呀,多美的事!」

這二人話中的「李大哥」,老氣橫秋的坐在一旁,老神在在,一言不發。

夏悅一臉難色,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陷入窘境。

寧康看到這幕畫面,火氣一下子就冒上來了。

這些王八蛋,竟敢這麼欺負他姐?

他大跨步躍進店內,「徐盈盈,你說誰嫁不出去呢?嘿,我怎麼不知道,你一個外人,比我這個當弟弟的還了解我家事呢?」

「呵,想娶我姐的男人,從我家店能一口氣排到朝東街的那頭,只是我姐眼光高,你當是什麼阿貓阿狗,路人甲,李某人,都能入得我姐眼呢?」

「倒是你,張嘴嫁人,閉嘴嫁不出去,這麼愁嫁,虧你還是名材料獵人,混跡在男人窩裡呢,這麼些個男人,就沒一個瞧得上你?」

寧康對着那濃妝女人一陣嘴炮。

這一桌人,他都認得。

那「李大哥」名叫李榮林,是表姐的高中同學,如今是材料工會的一名材料獵人。

自打上次同學聚會後,這貨知道了夏悅仍是單身,就三天兩頭的往這裡跑。

明裡暗裡表示仰慕表姐不止一次兩次了。

但表姐對他的品性不太歡喜,明面上幾番拒絕。

寧康聽過表姐的吐槽,自也知根知底。

至於那年輕女人徐盈盈、寸頭青年張建忠,也是材料獵人,跟李榮林時常組隊。

寧康扭頭看向圍觀群眾,

「那個,外面看熱鬧的單身老爺們,就我姐這樣貌,這品性,讓你們娶,你們娶不娶?」

一群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糙老爺們一聽這個,那個個都來了精神。

就夏悅的長相,膚白貌美,年輕猶似少女。

個頭正好,身材也是**,整體都無可挑剔的那種。

他們朝東街有名的糕點美人了。

尤其是附近的人哪個不知道夏悅一個姑娘家家的,含辛茹苦養着一個正在上學的弟弟。

論相貌,論品性,那都是一等一的。

能有幾個男同胞不喜歡?

「娶!」

十多個爺們異口同聲,聲音那叫一個大呀。

夏悅臉頰通紅,弟弟怎麼能這麼問呢。

簡直是要羞死她啊!

「想得美!」

寧康哼哼道,「她要不是我姐,我早都想娶她了。」

「吁……」

人群一陣笑聲。

夏悅表情變幻,紅得滴水。

這麼一鬧,場面陷入尷尬的就是李榮林那桌人了。

尤其是徐盈盈,目光不善的看着寧康,咬牙切齒,

「呵,什麼素質,這種話也說的出口?」

寧康毫不理會,恍若未聞,看向青年張建忠,

「小平頭,我姐什麼時候欠你錢了?欠了多少?可有憑據?」

「憑據?你姐把我的技能捲軸毀了。」

張建忠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氣道,「市場價十八萬的技能捲軸,你見過嗎?」

「且……這哪來的土老冒?」

寧康不屑道:「巧了,我身上也帶着一捲軸,不貴,也就四十萬左右吧。」

說著,寧康掏出那三值增幅效果的夾心蛋糕製作捲軸。

「姐,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夏悅微怔,老弟這不是在強找面子,吹牛皮吧,這可該怎麼收場?

寧康把白色捲軸鋪開,橫在她眼前,她如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