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喊你去做夢》[王爺王妃喊你去做夢] - 第3章 越遠越好

寧時遷明白石磊心中所想,未理他。
他自是不會告訴他,他昨夜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他一劍刺死了那個女人。
從小到大,他有個秘密,無人知曉。
那就是,他極少做夢,但只要做夢,夢中事就一定會成真。
既然他會殺了那女人,絲毫不手軟,可見那女人定是奸人,或者說,那女人定是一個大障礙。
這樣的人,自然是讓她離自己越遠越好。
念南梨園在京師的南面,九王府則坐落在京師的北面。
佔地廣袤、建築恢弘、雕樑畫棟、奢華氣派。
因是新帝登基後才命工人巧匠所建,賜予攝政王白九霄的,故比皇宮要新,甚至還要富麗堂皇。
王府前,白九霄剛下馬,門口的守衛就齊齊行禮。
有人撐了華蓋過來遮陽,有人過來接了馬的韁繩。
白九霄拾階而上,入了府。
府中隨處可見忙碌的下人,或修剪綠植、或花園除草、或給花樹澆水、或給樑柱除塵、或在洒掃。
遠遠地看到她,下人們都立馬放下手中的活兒,躬身俯首、退至一旁,待她走過,才敢直起身來。
闊步走過曲折的長廊,饒過石山水榭、八角涼亭,白九霄徑直往書房的方向而去。
「王爺回來了。」
貼身侍衛仝泉小跑着迎過來,恭敬行禮。
白九霄闊步未停。
仝泉緊步跟上:「今日的摺子,陸副使已經拿回來了。」
白九霄這才「嗯」了一聲。
書房裡,陸乘溪長身玉立在書桌旁,一手捻袖,一手執墨錠,正在慢條斯理、耐心細緻地研着硯台里的紅墨。
見白九霄進來,當即放下墨錠,行禮:「王爺。」
白九霄解了身上披風,仝泉立馬伸手接過。
「看過寧輕舟了嗎?
情況如何?」
白九霄走到書桌邊撩袍坐下,抬目問向陸乘溪。
早朝後,她去了梨園,吩咐身邊的這個副使去了一趟寧輕舟住的地方。
畢竟是他國質子,年紀又小,才六歲的孩童,雖被安排的住處是在宮裡,但她還是有些不放心。
考慮到她親自前去,太給對方臉了,故讓身邊的人去一趟,看看什麼個情況。
「回王爺,他挺好的,皇上給他安排了兩個宮女、兩個嬤嬤、兩個小太監伺候,還安排了四個禁衛負責安全,他也似乎沒什麼不習慣,忙於做手工木製玩具。」
白九霄點點頭,隨手拿起桌上的一本奏摺,又吩咐道:「再仔細核查一下這六名宮人、四名禁衛的底細,以防別國細作混入其中。」
「是!」
陸乘溪領命。
白九霄開始看奏摺。
陸乘溪繼續研墨。
仝泉沏了一盞新茶放於白九霄手邊。
香爐里提神香裊裊,杯盞里上好的碧螺春清香四溢,一時間書房裡只有奏摺翻動的聲音,和偶爾落下幾筆、筆尖在紙上划動的沙沙細響。
皇上登基三年,白九霄大權獨攬,百官們上的奏摺都是先送到王府來,她親筆批示,過濾後認為應該上呈的摺子,才會送到龍吟宮給皇上。
奏摺看完,已是快正午。
見白九霄將最後一本奏摺合上,陸乘溪連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