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王妃喊你去做夢》[王爺王妃喊你去做夢] - 第2章 受了情傷

見有人進來了,白九霄便對男人略一抱拳,做了告辭。
來日方長,不急一時,今日她臨時起意、來得匆忙,披頭散髮,還只着中衣。
下次好好打理一番再來。
反正知道了他在這梨園做事,他跑不了。
梨園掌事薛貴進來時,白九霄正好出門,兩人淺淺打了個照面。
瞥了一眼白九霄闊步離開的背影,薛貴回頭問寧時遷:「公子的熟人?」
「不認識。」
寧時遷聲音寡淡。
薛貴微微攏眉,一般來看戲的人都知道後台不能隨便進:「那她……」 「說是來找她的愛人,應該是受了情傷刺激,明顯這裡有點不正常。」
寧時遷指指腦袋。
薛貴這才面色一松。
寧時遷瞥了一眼門口,見門口無人,問向薛貴:「白九霄已班師回朝了吧?
看到十一了嗎?」
薛貴自是知道他口中的十一,指的是他的弟弟寧輕舟,桑臨國的十一皇子,此次以質子身份被大趙的統帥白九霄帶來了大趙。
寧時遷是桑臨國四王爺,桑臨皇帝這次派他前來,是讓他來暗中保護寧輕舟的安全,順便留意大趙的軍事動向。
而念南梨園是桑臨國在大趙的情報據點,所以,寧時遷落腳在了他這裡。
「回四公子,看到了,十一皇子坐在馬車裡,一直撩着車幔好奇地往外看,可以確定的是,心情還不錯,人是自由的,手腳肯定沒有被縛。」
寧時遷「嗯」了一聲。
「對了,」薛貴想起一件事,「我聽石磊說,公子打算明日起上台唱戲?」
石磊是寧時遷的貼身侍從。
寧時遷又「嗯」了一聲。
這樣才能名正言順地在這梨園獃著,才能很好地隱藏身份。
翌日,寧時遷便上了台。
因為唱戲只是一個由頭,他的心思並不在此,且又是新人第一次上台,所以班主就只先給他安排了一個文堂行的角色,也就是龍套。
可他一上台就發現不對,原本上座從未超過半座的上午場竟然爆滿,隨着他出場,還掌聲雷鳴。
雖莫名卻也沒去多想,他不認為這些人會是為一個新人龍套角色而來。
直到他一個抬眼,看到台下雅座里那個坐姿並不雅的女子。
不同於昨日的不修邊幅,今日的她着了一襲半身對襟裙,雖也是很素淡的杏色,但比昨日還是光鮮不少,頭上也盤了一個簡單的雙環髮髻。
就那麼靠坐在八仙椅上,手肘閑適地搭在兩側的扶手上,一雙腿分得老開,毫無女子的矜持可言。
寧時遷撇過視線,仿若沒看到她,也不再看她第二眼。
白九霄也不在意,專註地欣賞着他的美貌、身形和氣質。
戲曲什麼的,她不懂,也無心去聽,她主要是看人。
因為是龍套角色,寧時遷沒多久就下場了。
白九霄揚手招來跑堂的小二:「你們這裡捧場還有什麼排面?」
「回姑娘,可以打賞,可以送花籃。」
白九霄將一片金葉子扔給他:「那就打賞吧。」
小二看到金葉子眼睛都亮了:「不知姑娘是要賞給時公子,還是慕姑娘?」
這兩人是上午這場戲的主角。
「就剛剛下場的那位演小廝的公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