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念之門》[妄念之門] - 第1章 歸途

歸始一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上午十一點,刺眼的陽光射在大地上,把覆蓋的地方全部變成金子,可能溫度太高了,周邊出現一圈圈朦朧的陰影,似乎把這些「金子」都烤化了。

一名穿着厚牛仔褂背着黑色雙肩包的男人正排隊等待上車。

他叫楊景照,雖然上車的過程不怎麼愉快,但是依舊影響不了他的心情。

楊景照終於的踏上了返鄉的火車,工作的城市到家的距離很近,如果準點的話,坐火車的時間是五個小時十六分鐘,到站的時間是下午十六點三十九分。

一年多來這趟火車楊景照坐的次數沒幾趟,但是從出發至到站的時間以及途中經過的每一個站點,他都記得一清二楚。

楊景照是被車站值班員推進火車的,臨上車時還聽見值班們員小聲議論說:

這趟火車已經超員70%了。不過這對楊景照來說算不了什麼。

「畢竟我有票。」楊景照心裏嘀咕着。

這次回家他規划了很久了,本來按照公司規定一個月就能回一次家的,可是領導器重他,說公司離不開他,特意找楊景照談過幾次話。

無奈之下從大年初六開工到五月份一趟家都沒回過。

不過這次,領導同意了楊景照的調休請求。

他擠進人群中慢慢蠕動到車廂的中段,看了眼旁邊的座位號,再仔細的看了看手中的車票,一眼隨即就鎖定了位置。

染着紅色披肩長發緊閉雙眼的年輕女人,的對面——

一個穿着粉色落色背心的中年婦女正閉眼坐在他的位置上。

他抬起手打算拍醒那個婦女,就當手指馬上觸碰到她的肩膀時,楊景照的胳膊頓了一下又落了下去。

「罷了,反正就兩個小時。」

此時他想起領導的話:年輕人就應該多吃苦,多工作才能更快成長,我像你們這麼大的時候……

領導的話就像聖經,一遍又一遍的凈化楊景照的心靈,畢竟現在找份固定的工作,並不容易。

楊景照就倚在他的座位旁邊,馬上就到飯點了,但是沒有聽到推着小車的售貨員吆喝的聲音。

想必在這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來去自由的他們也遇到了麻煩…

就當這時,楊景照感覺自己的心臟突然落了一下,隨即帶來了頭暈耳鳴…

「哧~」一陣刺耳尖細噪音好似從楊景照的身體傳出來,但周圍的人似乎都沒有聽到。

他緊忙抓住椅子靠背,只見他臉色蒼白,一雙明亮的眼睛也有些渙散,額頭上布滿汗滴,手上的青筋似墨水浸水一般快速侵佔着血管。

這時坐在對面座位的年輕女子突然睜開雙眼打量着楊景照。

楊景照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不過此刻他決定先忘記特么的領導說的話。

「大姐,這是我位置,您看…」

楊景照一邊用手拍了拍坐在位置上的婦女說道一邊拿出車票示意。

婦女慢慢睜開眼睛,先是用左手摸了一把眼角,隨後彎下腰右手在座子底下摸索出一個包袱和一個大號水瓶。

她站起身來把包袱夾在胳膊內側,扒開人群向車廂連接處走去,所到之處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

自始至終,那個大媽沒看楊景照和他的票一眼。

「呼~」楊景照緊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緩了半分鐘並長舒了一口氣,原本突然加快的心跳也漸漸慢了下來,但他沒注意他右手掌心有一朵奇異的花一閃而過…

這朵花的長相不同於平時所見的花,它有九個花瓣,花瓣上面還有三個花蕊,不過奇怪的是這朵花只有兩個花瓣是紅色的,剩餘的其他部分都是黑色,整朵花就像是紋在他掌心一般,顯得妖艷又純潔,充滿着矛盾。

楊景照慶幸自己這次沒有暈過去,緩過來的他感應到有一股視線正盯着他。

抬頭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雙明媚發光的眸子,那裏面就像有一團火在燃燒,乍一看,楊景照還以為美猴王的火眼金睛現世了呢…

看着距離自己很近的美麗女人,楊景照露出一絲僵硬的笑容:

「應該是美瞳吧,怎麼又變成紅色的了?呵呵,科技發展真快啊。」

坐在楊景照對面的周錦兒並沒有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

楊景照也沒有在意女人的視線,而是在感受身體的變化。

這樣的感覺已經不止一次了,昨天凌晨在公司加班就有一回,正在碼代碼的他直接趴在桌子上暈過去了,是那種臉朝鍵盤直挺挺的趴了下去,「砰」的一聲,把隔壁工位的女同事李姐嚇了一跳。

李姐緊忙掐住楊景照的人中,看楊景照沒有反應,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突然老臉一紅,噘着嘴就往楊景照臉上湊了過來。

就當嘴唇快要接觸時,楊景照醒了,睜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紅嘴唇,下意識的抬起右手,用力把面前人的腦袋扒拉到一邊。

他腦子一片空白,心想着竟然有女鬼貪圖他的美色…

了解事情的經過後,楊景照對女同事連連道歉。李姐幽怨的眼神不知是怪楊景照給了她一巴掌還是後悔自己沒把握住機會…

醒來後的楊景照摘下眼鏡擦着汗,卻突然發現自己原本高度近視的雙眼恢復正常了,仔細看還能看見許多細微的東西。

而且自己現在精神萬分,感覺這狀態再加10天班都不成問題!

這時他臉色突然一變,想起醫學上常有的一件事:

「這特么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楊景照俊俏的臉變得煞白,倒是旁邊的李姐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雙眼冒光刷的一下站起身來,隨時準備營救楊景照…

回到出租房的楊景照精神充沛,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着, 精神充沛不是主要原因,而是隔壁的床搖晃的太厲害,明明平時很小的聲音,楊景照卻很納悶,今天為什麼聽得那麼清楚。

「難道是我覺醒了?」

楊景照本來就睡不着,這下更精神了,為了能了解自己的能力,於是他把耳朵微傾,正大光明的去聽…

三分鐘後,隔壁的聲音消失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