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自渡》[忘川自渡] - 第7章 皇后與蕭淑妃

次日晨,御品靈芝被盜一事在皇宮中傳的沸沸揚揚,南淵皇震怒,召見太子和三皇子議事。

南淵皇負手站在殿宇**

「兒臣拜見父皇」太子南宮翎和三皇子南宮桓向南淵皇行禮。

「逆子!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南淵皇轉身反手一巴掌將三皇子扇倒在地。

南宮桓臉上印着鮮紅的五指印,可見南淵皇的怒氣之大,南宮桓依舊面不改色,挺直了腰跪在南淵皇面前,不卑不亢道

「父皇息怒,不知父皇召兒臣來所為何事,請父皇明示」

南淵皇將一塊令牌扔在南宮桓面前,冷冷道

「昨晚御品靈芝失竊,偷盜之人逃跑時遺留的令牌,你敢說此事與你無關?」

南宮桓撿起地上的令牌,心中有了些許瞭然,應當是派去監視蘇氏世家的探子所有之物,這齣戲也算是蘇氏世家的一個警告。

南宮桓皺眉「父皇,此事與兒臣無關,兒臣的屬下近來有令牌丟失情況,此舉定是有人蓄意栽贓,況且,兒臣沒有盜竊御品靈芝的動機啊!請父皇明察,還兒臣一個清白!」

說罷還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太子,暗示意味明顯…

太子南宮翎見狀也正欲開口自證清白,突然想到昨天仙師府南鳶那咬牙切齒的婉拒…眉梢也忍不住一跳,想必是這個小魔女乾的好事。

南淵皇拂袖,轉身看向太子南宮翎,眼裡消散了幾分怒氣,多了些許慈愛。

「太子,昨天蘇氏世家已經接回仙師府的嫡女,恰逢過幾日你母妃生辰,你抽空去蘇家見見你的這位未婚妻,也給她講講御前禮儀」

太子南宮翎臉上不太好看,找了個合適的位置,和三皇子南宮桓並排跪着,徐徐開口

「請父皇收回成命,取消兒臣與仙師府南鳶的婚約,兒臣心悅蘇涑,請父皇成全!」

一時間殿宇內鴉雀無聲,南淵皇怒極,盯着南宮翎,彷彿想把他千刀萬剮…

「逆子,滾出去!」

說罷,一腳將太子踹出宮殿,三皇子見狀也很有眼力見兒地行禮退下。

太監去皇后宮傳旨的時候恰逢六宮妃嬪來給皇后請安…

太監「奉皇上口諭,三皇子南宮桓治下無方,罰鞭刑二十以儆效尤…」

一旁的蕭淑妃嘲諷道「皇后娘娘一向賞罰分明,怎麼三皇子如此治下無方,不及皇后娘娘半分威儀」

玫紅色的緞子金絲圖紋密縫,上等的珠寶首飾襯地整個人雍容華貴,眉眼間七分高傲,三分嫵媚,六宮第一寵妃——蕭淑妃

太監又轉身向蕭淑妃行禮「淑妃娘娘,奉皇上口諭,太子出言不遜,罰禁足東宮三日,無召不得出!」

蕭淑妃臉上有些許僵硬,這臉打的有點疼…

皇后散了宮妃的請安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