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邊緣開知乎》[往邊緣開知乎] - 往邊緣開知乎第5章  

等他洗凈手回來時,顧以棠趴在被子上,肩膀一聳一聳的,嚴頌以為她哭了,強行掰正她的腦袋,只看到她面色潮紅,手背上一個深深牙印。
「棠棠?」 雙眸已然渙散,她掙脫開又趴回到被褥上,嗚嗚哭着:「救命啊…」 像要不到糖吃的孩子。
她趴着不肯轉過來,嚴頌沒轍,只能將她的浴袍自下方掀開半邊,掌心附在臀肉上緩緩揉捏着。
「需要我幫你嗎?」 「家裡沒有指套,我直接用手了。」
公事公辦的問話,他並不指望迷濛的顧以棠給他答案,兩指併攏,沿着臀縫探了下去。
小屁股又白又翹,兩相對比,他的胳膊都被襯映地黑了起來。
對於一個醫生來說,準確找到入口並非難事。
她已然動情,水跡潺潺流過,一片濕滑。
指尖觸碰到**外緣的時候,異物感刺得顧以棠一哆嗦。
想起那個牙印,嚴頌將左臂墊在她唇下,叮囑:「別咬自己。」
也只留下一句叮囑,她敞開的胸襟,白嫩的乳,還有沾染欲色的臉,他都不敢看。
他也好不到哪裡去,手腕忍不住地顫抖。
女性的身體構造,學醫多年他瞭若指掌,可真真切切的撫摸,和教科書上一板一眼的教學,根本不是一個量級。
先是軟乎乎的,像觸到了棉花糖,只是不知甜不甜,懷裡的顧以棠還在扭着,像是在催促他快一點,嚴頌撥弄貝肉,規規矩矩地揉捏着小核。
顧以棠滿意地哼哼,暫時解了渴,可在外緣磨磨蹭蹭,終究無法滅心裏的火,她不敢咬自己,也不願咬他,伸出舌頭在他手腕上,慢慢舔着。
他的手心依舊很涼,臉貼在上面很舒服,顧以棠看到他微微翹起的拇指,指甲邊一顆不起眼的小痣,她覺得新奇,張開唇將那顆小痣含進了嘴裏,連同他的拇指。
恰逢此時,穴肉收縮,輕輕地將他的中指指腹往裡一吸,左邊是溫柔的舔舐,右邊是**的吞咽,嚴頌已經亂了,等反應過來,中指被包裹着**去半根。
比想像中的還要緊,還要滑,適時**吐出一汪水,像是裹着熱糖漿一般動人,顧以棠繃著身子,倒是不再扭了,腿夾得又緊了些。
「放鬆。」
他在她耳邊輕嘆,手指淺淺**,**肆意流淌,倒也好,能緩解疼痛。
嚴頌的手指很長,甬道中,很順利地找到一處質地同別處不一樣的地方。
他插到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