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到休書後,鹹魚王妃掉馬了》[偷到休書後,鹹魚王妃掉馬了] - 第3章 不慌

  這意思是說,當日在金柳池日照軒,還有梅靜雪落水的事,都是她搞的鬼。

  被人這樣羞辱,沐清瑜又氣又恨,上了吊。

  原身的記憶梗在心喉,沐清瑜眼神微微一眯,清冷的目光涼涼地落在馨兒身上,似笑非笑地道:「讓我給靜雪縣主道歉,你還真是為我着想!」

  她才是明媒正娶的梁王妃,梁王府的女主人,當時落水明明是梅靜雪拉了她的衣袖,把她扯下去的。

  現在反倒要叫她去道歉?

  道歉事小,這豈不是是承認她果然是拉人下水,而且還是存心而為?

  馨兒以為在誇她,嘴上乖巧極了:「為王妃着想是奴婢應該做的!」

  沐清瑜道:「我餓了,你去廚房幫我弄點吃的來!」

  馨兒眼裡閃過一抹暗色,語氣敷衍地道:「是!」

  等馨兒離去,沐清瑜忍着疼痛,一用力,將肋骨正好,疼得她出了麻麻汗。

  她這才開始觀察自己的卧室,牆壁斑駁,窗棱透風,窗紙是破的,牆面還有發霉的青苔,老舊的床搖搖欲墜,一床薄被……

  嘖嘖嘖,不是一般的破!

  沐清瑜又轉了一圈,再沒看見竹渺院里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這哪裡像一個才嫁半個月的王妃?這像一個打入冷宮十年的廢妃。

  從原身的待遇,也可以看出這個吏部尚書府大小姐的地位有多差,但凡吏部尚書疼愛女兒一些,梁王大概也不敢人死了都不用通知一聲就往花園埋。

  沐清瑜嘆氣,她出任務回程遇上恐襲,飛機爆炸已經夠倒霉了,但看看原身,才知道什麼叫更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