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嬌妻:傲嬌總裁狠強勢/替嫁嬌妻:傲嬌總裁狠強勢》[替嫁嬌妻:傲嬌總裁狠強勢/替嫁嬌妻:傲嬌總裁狠強勢] - 第9章 我要一千萬

郊區的一間獨立別墅中,燈火搖曳着。

高腳杯中的紅酒倒了一遍又一遍,交談聲時不時的傳出來。

「想不到你一直在暗中培養自己的勢力!害我擔心你被欺負,在國外時常打聽你的事情,你一聯繫我,我就立刻回國了!」

「我說過,我不會被人一直踩在腳底。
」容司寒仰頭,把杯里的紅酒一飲而盡:「而且我已經查到了是誰在背後害我的。

「這種事情都被你查到了!」坐在對面的黑衣男子笑了幾聲:「害你的是誰?」

「蔣媛萍,還有顧振德。

黑衣男子一怔:「顧振德?就是那個顧錦安的父親?!」

「對。

「那你還……」

「看着害我的容家和顧家互相撕咬,最後兩敗俱傷,不是更有報復的快感嗎?」

黑衣男人點點頭,伸手又把他的酒杯給倒上紅酒:「總之只要你開心就行!在容家這麼多年,你也是忍辱負重了!蔣媛萍一心想把你除掉,你還能忍着對她笑臉相迎,我覺得你肯定能成大事!」

「能不能成大事我不知道,但是顧家和容家……一個都別想逃!」

包括她顧錦安!

……

一直到吃完晚餐,容司寒都沒有回來。

顧錦安洗完澡坐在椅子上看資料,一個哈欠沒打完,卧室的門忽然被推開。

容司寒滑着輪椅走了進來,身上的外套還沒有脫,一看就是剛從外面回來。

「你幹什麼去了?」顧錦安放下資料,很自然問道。

「出去見了個朋友。

「什麼朋友?」顧錦安好奇的一揚眉:「女的?」

容司寒停下手裡脫外套的動作看向她:「你什麼時候對我的事情這麼好奇了?難不成,你吃醋?」

「我才沒那麼閑,只不過是閑聊而已!這容家能說說話的人也只有你,我看了這麼半天的資料,想放鬆放鬆還不行!」

「行。
」容司寒一笑,走到衣櫃前,把自己的外套放了進去:「是男的。

「嗤,還以為會有點什麼外遇八卦呢!你和男人約會有什麼意思!」顧錦安撇撇嘴,繼續拿起資料來。

容司寒挑眉:「沒見過妻子期待自己老公外面有人的。

「我跟你又不是正常的夫妻!」

顧錦安起身想要倒杯水,在經過衣櫃的時候,忽然來自R先生身上那股木香味又再次傳來!

她皺起秀眉想要循着味道找到根源,結果視線落到了容司寒的身上!

容司寒怎麼也會有R先生的味道?!

「你一臉驚愕的看着我幹什麼?見鬼了?」容司寒抬詫異的一挑眉:「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沒……沒有!我在想別的事情而已。

「我去洗澡了。
」容司寒說完,又添了一句:「別偷看!」

「誰要偷看你!」

盯着容司寒進了浴室,顧錦安忍不住抿了抿唇……

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容司寒怎麼可能是R先生!雖然不能確定他的樣貌和身份,但R先生絕對不是個殘疾!

容司寒洗完澡出來,因為戰鷹沒在,他就只是披了個睡袍出來,連帶子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