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柱石》[天下柱石] - 第1章 大梁

大梁皇朝,由太祖武皇帝建朝之始已八十載。如今已是靈寶年間,皇帝還是個弱冠少年,平日里,頭戴冕旒身着龍袍坐在朝堂之上,不苟言笑地聽着台階下大臣們表奏的摺子時,倒是很有天潢貴胄的模樣。可是唯有後宮中幾個深得太后信任的太監總管卻明白,朝堂上的天子下朝之後也不過是個稚氣未脫的孩子,對於政務雖不至於毫不上心可先皇在猝然長辭之後匆忙登基卻着實有些倉促,雖說皇家子弟自小便要學習着處理政務但是太子太傅所教的學問到了這朝堂上卻一點派不上用場。所幸這偌大的大梁在經過幾代皇帝的開疆拓土和苦心經營之下倒也算江山穩固,而先皇在位時,前半生大興兵武,夷狄四服;後半生勵精圖治,百姓安居樂業,更是為如今的靈寶盛世奠定了基礎。至於這朝堂之上文武百官雖然勾心鬥角,但是有先皇一手提拔起來的幾位肱股之臣鎮着眾臣子們明面上倒也和諧。

「要說咱太祖武皇帝蕭景,那可是沖發一怒為紅顏的大英雄!話說這二百年前的齊朝,在韃靼人殺進皇宮的前一刻,那齊荏帝還在跟妃子們鬼混,隨後便被梟首,頭顱擺在大殿的台階下任由進殿劫掠的韃子兵踐踏。這之後韃靼在咱們中原建立了柔然皇朝,隨之而來的便是對咱們漢人的壓迫。太祖皇帝年輕的時候還是一方遊俠,只因為太祖皇帝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女子洛雲翳同太祖皇帝所講的一句,這苦日子我過夠了,我想你送我一座天下玩玩。咱們的太祖皇帝立馬變賣家中財產換了一隻騾子加入了起義軍。」江州集市上一個說書人饒有興緻地講着不知道在哪裡傳出來的太祖皇帝野史。而這些聽起來有些許大逆不道的開國皇帝曖昧情史在江州這樣九省通衢的中原腹地倒也不被官方明令禁止。大梁皇朝的歷代皇帝們彷彿從不顧忌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執政大忌,甚至有一位先皇在聽到這樣的說書段子之後頗為洋洋自得,在他看來,父親太祖皇帝能為紅顏打下江山的軼事恰恰能拉近皇室與百姓之間的距離,儘管這位先皇在位期間曾經以鐵血手段清洗朝堂,但是並不影響其愛民如子的聲望。

聶燃空,江州人氏,時年二十歲,父親是大梁騎卒,死於先皇梁惠帝二十年前發動的一場針對草原諸部征戰的路途之上。當時軍隊準備造飯之時,馬廄里的一匹軍馬被草原上的母馬勾了魂,發了情衝出馬廄即要交媾,當時聶燃空的父親正準備呵斥,卻全然忘了韁繩在手腕上打了結,被衝出的軍馬直接拖入馬群中活生生踐踏而死。然而一名騎卒的死亡無法令戰爭導向產生任何偏差,戰爭結果便是草原諸部一退再退,被大梁軍隊逼到更為苦寒的草原北部。班師回朝論功行賞時,聶燃空的父親雖然是意外死於軍馬蹄下身無寸功但是皇帝厚道,倒也賞下一筆厚的銀子。

而聶燃空的童年過得倒也不算多壞,無非就是父親的死因讓其在當時專供兵卒子女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