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 八:造孽喲

在回去的路上,郁璇好奇的問:「小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沒有媽媽嗎?怎麼突然冒出了一個,還這麼有錢?」

蕭劍揚說:「她跟我爸離婚都有七年了,早就不是我媽媽了。

郁璇認真的說:「你這樣想是不對的,不管她跟你爸爸離婚多久了,她始終是你的媽媽。

見蕭劍揚一臉不高興,她只好放棄了勸說的念頭,換了個話題:「對了,聽說你要去當兵了?」

蕭劍揚說:「對啊,再過兩天就要入伍了。

郁璇黯然:「怎麼這麼快啊?不是說新兵要九月份才入伍嗎?」

蕭劍揚也有些困惑:「我也很納悶,不過負責體檢的首長說了,我跟他們不一樣,所以提前入伍受訓。

郁璇嘆氣:「聽說有好多同學都打算去當兵呢。
還是你們男生好,考不上大學還能去當兵,我們女生如果考不上,一輩子都別想走出大山了。

蕭劍揚說:「你一定能考上的,相信我。

郁璇說:「再復讀的話我打算報考師範大學。

蕭劍揚一怔:「為什麼?」他知道郁璇的志願一直是全國聞名的那幾所理工大學,因為理工大學的畢業生非常搶手。

郁璇說:「我要報考師範大學,學成之後再回到縣裡當老師……我們這裡太缺優秀的教師了,我不能讓我的悲劇再繼續在別的女孩子身上重演。

這是大實話,縣裡太窮了,很難招得到好老師,偶爾有幾個正規師範大學畢業的調到這裡來,也是教了幾年出成績了就找門路調走,學校里主要是代課老師在帶。

這些代課老師教得很盡心儘力,但畢竟是半路出家,跟從師範大學出來的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這也是郁璇那麼聰明,那麼拚命學習,還是一連幾次都考不上的重要原因,師資力量太薄弱了,很多好苗子都讀不出來。

對她的選擇,蕭劍揚表示支持,兩個人就這樣一邊聊一邊走,半路上又攔下了一輛拉木頭的破車,一路顛了回去。

正如蕭劍揚所料,劉光棍又來鬧事了,揚言再不還錢就拆房子,一大幫村民在圍觀,沒一個敢管的。

看到蕭劍揚和郁璇一起回來,劉光棍露出一絲懼色,聲音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

對付這種人,還是拳頭管用。

蕭劍揚從郁璇手裡要過信封,拿出其中一沓,又從另一沓里數了二十張,一併甩到他身上:「一共六千,數清楚了!」

劉光棍眼睛瞪得比豬尿泡還大,一副白日見鬼了的表情:「你……你哪來這麼多錢!?」

蕭劍揚說:「你管我哪來的,反正比你的錢乾淨!一張張的數,數清楚了就滾蛋,少在這裡噁心人!」

劉光棍的臉忽青忽白,想要發火,卻又沒這個勇氣。

蕭劍揚的身手他見識過了,打起架來不要命,兩個弟弟一個回合就被撂倒,現在見了蕭劍揚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如果蕭劍揚是個只會打架的愣頭青還好對付,但是能一口氣拿出一萬幾千塊的愣頭青就不好惹了,至少他是惹不起的,只得把錢撿起來飛快的數,六千塊,一分不少。

他的臉色陰晴不定,看看郁蘭,又看看蕭劍揚,忽然怪笑一聲,拍了拍郁父的肩頭,說:「老郁,恭喜你,把女兒賣了個好價錢啊!」

郁璇的臉倏地紅了,蕭劍揚怒吼:「你胡說些什麼?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把你另一條腿也給打瘸掉!」

劉光棍嚇得後腿兩步,連聲說:「別別別,別別別!」拖着那條瘸腿飛快的跑了。

跑出老遠才回過頭來,沖蕭劍揚大吼:「白痴!沒腦子!這爛貨值六千嗎?你個上輩子沒見過女人的白痴!六千塊,在城裡都可以包下好幾個女大學生隨便玩了!」

蕭劍揚火冒三丈,抄起一根棍子沖了過去,嚇得那三兄弟連滾帶爬沒命的跑。

湘西山區民風剽悍,湘西竿軍便以堅韌、能吃苦、嗜血好戰而聞名天下,尤其是那些十七八歲的娃娃兵,一見血就眼紅,打起仗來不要命。

現在竿軍沒了,但是那兇悍好戰的傳統卻已經融入到每個湘西漢子的骨髓,不曾被磨滅。

所以在鳳凰縣,千萬別惹那些十七八歲的愣頭青,他們天不怕地不怕,被惹毛了就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管殺不管埋,連地方**都有點兒怵他們。

現在他們把蕭劍揚給惹毛了,蕭劍揚衝過來要跟他們玩命,哥三個當場就尿了,跑得腳跟打後腦勺,兩腳不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