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 四:徵兵體檢(2)

一併用上,跟那名士兵扭打起來,邊打邊叫:「憑什麼抓我們!憑什麼抓我們!?」

正嚷嚷着,脖子被一把鐵鉗……不,是一隻鐵鉗般的大手給抓住,整個人都被提了起來。

抓住他的是少校,這位少校面色臭得可以:「居然敢跟現役軍人動手?小子,你攤上大事了,等着坐牢吧!」

不顧蕭劍揚的掙扎,拎着他來到禁閉室把他扔了進去,咣一聲把門鎖死。

蕭劍揚幾乎氣炸了肺,一拳接一拳照着門猛砸,怒吼:「憑什麼關我?憑什麼!」

出手也真是夠狠的,厚重的鐵門被他砸得咣咣作響。
只是他並不知道,門外的少校笑了笑,拿起筆在他的資料上寫下了一句評語:「身手敏捷,敢於反抗!」

鐵門很厚,很重,就算用鐵鎚都不見得砸得動,蕭劍揚的拳頭顯然沒有鐵鎚那麼硬,砸了十幾拳,拳頭都腫了,屁用都沒有。

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不再一味蠻幹,努力讓自己的眼睛習慣這漆黑的環境,雙手四處摸索,試圖尋找能夠鑽出去的縫隙。

而直到現在,那些同樣被扔進禁閉室里的小傢伙們似乎才剛剛反正過來,砸門的砸門,罵娘的罵娘,好不熱鬧!

禁閉室里伸手不見五指,無法視物,而且空間異常狹窄,非常壓抑,十六七歲的男孩子,正是最好動的時候,被關在裏面,比坐牢還慘,至少坐牢還有獄友聊聊天,還有盞電燈,這裡什麼都沒有,就這樣把他們扔進去,然後一直關着,連個理由都不給!

隨着時間的推移,狹小的空間和黑暗帶來的恐懼越來越強烈,這些孩子越來越暴躁,奮力砸着鐵門,甚至用頭撞,聲嘶力竭的吼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回家,我不要呆在這裡,我要回家!」

直吼得聲嘶力竭,有幾個甚至失聲痛哭,叫:「我不要當兵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在他們失聲痛哭的時候,蕭劍揚還在摸索着尋找禁閉室的縫隙。

令他失望的是,禁閉室通體都是鋼筋水泥建造的,沒有什麼縫隙,連根針都插不進去。

他賭氣躺在床上,閉上眼睛睡覺,心裏打定主意:我看你們能拿我怎麼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突然開了,刺眼的光線射了進來,蕭劍揚倏地跳了起來,警惕地瞪着進來的人。

進來的是那位少校,一臉驚訝的看着他,問:「你為什麼不哭、不鬧?一點聲音都沒有,我還以為你已經鑽地縫跑了呢。

蕭劍揚說:「我才不會跑!為什麼要把我們關起來?」

少校說:「這也是體檢的一項,你合格了,跟我來吧。

一聽這居然也是體檢的一項,蕭劍揚氣不打一處來,卻又發不出,只有忍了,跟着少校出去,來到操場。

操場上,通過體檢的男孩子正等在那裡,昨天還有十七個人的,現在只剩下七個了,被關了一晚,飯都沒得吃,大家都無精打采。

但是少校一句話就讓他們提起了精神:

「體檢最難的一項,你們已經過了!」

這幫孩子霍地抬起頭,眼睛發亮,發出歡呼。

少校嚴肅地說:「你們都很優秀,假以時日,必然能夠成為最出色的軍人。
但是,我只要一個!」

孩子們愣了一下,彼此惡狠狠的對視着,只想撲上去打倒對方,以向少校證明自己是最優秀的。

還好,少校沒有讓他們大打出手,而是指向不遠處一座兩百多米高的山,說:「你們誰能第一個爬上那座山,將山上的旗子拔下來交到我的手裡我就把他帶走,其他人嘛,對不起,再等兩個星期,下一撥徵兵體檢吧!」

孩子們看着那座陡峭的山,以及山頂上高高飄揚的紅旗,都苦起了臉,叫:「我們從昨晚起就沒吃過東西了,又累又餓,怎麼可能……」

話還沒說完,蕭劍揚便像看見了獵物的獵豹一樣竄了出去,以餓虎撲食的姿態沖向那座山!

他同樣又累又餓,但是他仍然跑得飛快,轉眼之間就將那幫還在訴苦的孩子給甩出老遠了。

那群倒霉的孩子愣了半晌,對視一眼,齊聲叫:「追啊!」

使出吃奶的勁撒開兩片腳丫子急起直追,可惜為時已晚,在他們忙着訴苦的時候,蕭劍揚已經領先太多了,他們拼盡全力追趕,但是雙方的距離並沒有拉近,相反還越拉越遠。

當這些孩子們氣喘吁吁的接近山頂的時候,蕭劍揚已經將那面旗子拔了下來,又一路煙塵的沖了下去。

他們絕望地看着這小子舉着旗子以堪比瞪羚的速度沖向少校,一屁股坐在地上,都沒有力氣站起來了。

少校看着這個渾身是汗,又累又餓,必須撐着旗杆才能站穩的小傢伙,像是看怪物似的,問:「你就不累、不餓嗎?明明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吃過東西了,怎麼還跑得這麼快?」

蕭劍揚說:「我當然也很累很餓,但是我知道,有抱怨的時間,我已經跑出兩百米遠了!」

少校大笑,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說:「好小子,我就喜歡你這股狠勁、韌勁,跟狼崽子似的!好,當兵就得有這股狠勁、韌勁!我說話算話,從現在開始,你被錄取了!」

蕭劍揚愣了一下:「錄取?」

少校高深莫測的笑了笑,說:「對,錄取,至於能不能真正成為我們部隊的一兵,還得看你自己的能耐!」

蕭劍揚還在發愣,不是說選上了就能穿上軍裝了么,怎麼……

不久之後他就明白了少校那句話的深刻含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