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特種作戰:幽靈部隊] - 四:徵兵體檢

一九八七年六月。

天氣出奇的炎熱,由鋼筋混凝土堆砌而成的城市跟個汗蒸房似的,待在城裡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瘋狂的往外面飆着汗。

就算是相對要涼快得多的山區,也成了蒸籠,樹枝樹葉甚至雜草都無精打採的聳着,就連煩人的知了也沒了聲音,熱,太熱了!

蕭劍揚聳拉着腦袋回到家裡,悶頭大睡。

現在他已經十七歲了,一米六幾的個子,放在人群中很不起眼,屬於那種聊了半個小時一轉身就會被忘掉的角色。

他繼承了父親強健的體魄,極少生病,長年在山區攀岩採藥、山林追獵的生活給予了他異常敏捷的身手和近乎野獸一般的直覺,從父親那裡學到的一些格鬥技巧讓每一個招惹過他的社會混混終生難忘。

在同學們和老師眼裡,他是個性子古怪的學生,認認真真的學習,很少說話,從不違反紀律,更不會無事生非。

但不管是誰一旦惹到了他,必將招來極其猛烈的反擊,那種發怒的猛獸一般的氣勢讓人不寒而慄,所以從高一下學期開始,整個縣城的混混,就沒有一個敢招惹他了。

得益於此,他可以心無旁鷺的學習,向大學發起衝刺。
現在高考已經結束,差一分沒能考上,這讓他很沮喪。

高考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差一分就得被擠入地獄的深淵,再也沒有爬上來的機會了。

蕭凱華看出了他心中的失落,笑着說:「沒考上不要緊,復讀一年就是了。

復讀一年?

蕭劍揚看着這破爛爛,連柱子都明顯歪斜了的房子,苦笑。

高中這三年,他花光了家裡最後一點積蓄,連牛都賣掉了,還欠了一大堆的債,哪裡還有錢供他復讀?

想搞到復讀的學費其實並不難,給上海那邊寫一封信就行了,但是他不願意這樣做,他不想接受她任何幫助。

他聲音沉悶:「我想去當兵。

蕭凱華愣了一下:「你想去當兵?」

蕭劍揚點頭:「是的,我想去當兵。

大山裡的孩子,想走出這片貧困的山區只有兩條路,第一是上大學,大學畢業後留在城裡工作,買樓娶妻,第二就是去當兵。

當兵退伍後會有一筆退伍金,還有工作安排,就這兩條路了。
而他已經拿到了身份證,可以去當兵了。

蕭凱華看着他,默然良久,說:「好吧,等徵兵令來了,我帶你去體檢。

不管兒子作出什麼樣的決定,他總是支持的。

徵兵令來得比蕭劍揚想像的要早得多,他回家還沒幾天,徵兵令就到了。

拿着體檢通知書他頗為驚訝:「怎麼這麼快?」

蕭凱華說:「是針對軍人子弟的徵兵,範圍小很多……準備一下,明天我帶你去體檢。

蕭劍揚似懂非懂,但還是認真的作了準備,第二天就跟着蕭凱華,徒步前往縣城人民武裝部————直到現在山區都還沒有通車,只能步行,一走就是大半天,直到下午才來到人民武裝部。

在人民武裝部門口,一位腰標挺得像標槍,目光銳利如劍的少校一身嶄新的軍裝,英氣逼人,看到蕭凱華主動迎上來,敬禮:「老班長,你來了?」

蕭凱華還禮,說:「帶孩子過來做體檢。

少校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蕭劍揚,目光似乎要刺入蕭劍揚的心臟,讓他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

最後這名軍人還算滿意,點了一下頭:「還不錯,是棵好苗子。

蕭凱華說:「那要勞你多費費心了。

正說著,陸續有人來了,都是穿着一身65式軍服的老軍人,帶着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傢伙,從他們褲腳上的洗漿和疲憊的表情就能看出,他們都是從山區長途跋涉而來累了個半死。

蕭劍揚數了數,一共十六個,都是山裡娃。

顯然,這些樸實的山裡娃都非常崇拜軍人,直勾勾的看着那位英氣勃發的年輕軍人身上那套嶄新的87式軍用迷彩服,眼睛都是綠的。

這名軍人冷厲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所有人都跟蕭劍揚一樣,被他看了一眼,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有幾個膽子小一點的還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了一步!

最後,這位威嚴的少校沖他們露出一絲笑容,大聲問:「你們都想當兵吧?」

十幾個孩子異口同聲:「想!」

是啊,怎麼可能不想?考不上大學,想走出山區,就只能去當兵了。

少校說:「好,跟我來!」帶着他們大步流星走向體檢中心,開始做體檢。

體檢項目跟普通徵兵沒什麼不同,視力、聽力、肺活量、血常規……都做得飛快,最後還被扒光衣服逐個檢查看有沒有痔瘡之類的疾病,有兩個倒霉蛋大概是過於沉迷學習,被查出有痔瘡,直接淘汰了。

由於人不多,這些項目很快就做完了,大家再次集合。

這時,少校翻臉了,突然一聲大喝:「把他們都給我關起來!」

然後一群孔武有力的士兵撲了過來,一手挾起一個就走。

蕭劍揚大吃一驚,猛一扭腰閃過抓他的士兵的大手,一記凌厲的側踢踢向那名士兵的膝蓋內側,怒聲說:「憑什麼抓我們!」

那名士兵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敢還手,被踢了個正着,踉蹌了一下,隨即站穩,使出擒拿手逮人,蕭劍揚越發惱火,連閃帶跳閃過幾記擒拿手,側踢、沖拳、肘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