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一隻阿飄》[她死後成了一隻阿飄] - 第2章

十三年,八月十五。
秋蟲喃濃,天清氣朗。
「小姐,醒醒……」一個陌生的聲音在泠鳳凝的耳畔響起。
她緩緩睜開雙眼,卻變成了新一屆秀女,正在進宮的路上……————泠鳳凝死了。
她這些年憂思過重,早就病入骨髓,藥石罔醫。
被夜銘玦罰入孤山寺後更是連葯都斷了,最後吐血而亡也是自然而然。
但她沒想到的是,自己死後靈魂竟沒入地府,而是回到了皇宮。
甚至一直飄在夜銘玦周圍,不能離他三丈。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已對他沒了一絲留戀,卻又為何被綁在他身邊。
泠鳳凝看着御案前的英俊男人,皺緊了眉頭。
夜銘玦正認真的批閱奏摺,渾身散發著君臨天下的氣息。
她能看見他,他卻瞧不見她。
她死去的消息還未傳來。
此時,他連她死了都不知道。
泠鳳凝百無聊賴的繞着夜銘玦轉圈圈。
她和這個男人做夫妻整整十載,從嫁給他做王妃,到成為皇后。
從只她一個人,到後宮越來越多的妃嬪。
她對他的愛也被一點點磨平。
而她孩子的死,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她跪在金鑾殿上,當著文武百官的面,求夜銘玦廢后,卻被他打入冷宮。
可就算到了冷宮,還是不得安寧。
柔貴人孩子沒了,夜銘玦怪到她頭上,將她罰入孤山寺,不聞不問。
只泠鳳凝沒想到的是。
在孤山寺的那三月,是她嫁給他以後過得最平靜的日子。
突然,一旁的西洋鐘響起。
泠鳳凝瞥了一眼時間,指向十一點。
夜銘玦又廢寢忘食批奏摺了。
他是一個好皇帝,恩威並施,為國殫精竭力,可他卻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
收回視線,泠鳳凝習慣性開口勸誡:「陛下,該休息了。」
可夜銘玦沒有反應。
泠鳳凝才反應過來,他已聽不見她說話了。
她自嘲一笑。
就算她還活着,他也不會聽她的話。
這時,夜銘玦貼身太監江全端着一碗羹湯進來,提醒道:「陛下,夜深了。」
他彎着腰將羹湯呈到夜銘玦面前:「陛下喝了吧,不然您又該胃疼了。」
夜銘玦時常會廢寢忘食處理公務,落了胃疼的毛病。
這湯是泠鳳凝當年專門翻閱醫書,為他調理的養胃湯。
夜銘玦只瞥了一眼,腦海中一瞬閃過泠鳳凝的身影,便厭惡地說:「往後不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