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神農/桃運神農》[桃運神農/桃運神農] - 第9章

可憐蘇玉香長這麼大了,清純無比,哪裡看過這麼淫靡不堪的畫面?書包里這幾張碟子,立刻讓蘇玉香面紅耳赤。

啪啦一聲響。

蘇玉香一激動,手一顫,書包就掉在了地上,半書包的碟子都蹦了出來,其中一張碟子還在原地調皮地打着轉兒,像是在逗弄蘇玉香似的。

「咳!」

牛小飛醒了過來,看着滿地不堪入目的黃碟子,笑着說道,「玉香,你可別以為我是販賣黃碟的下流青年啊,咱可不是!」

看到蘇玉香的目光中充滿了懷疑,牛小飛一本正經地解釋道,「玉香,是這麼回事兒,前幾天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對農家小情侶結婚了,在新婚之夜,因為新郎毫無經驗,找不準正確的港灣,把人家新娘折騰哭了還沒找到地方兒,後來是大人手把手教着,這才算完成了任務……」

「啊?有這回事么?」蘇玉香半信半疑。

「可不么!看到這則新聞,我很惆悵啊!我就想,咱們板刀山村不也是這樣么,青年男女們非常缺乏性知識,已經到了談性色變的程度,結果就是鬧出這種笑破肚皮的糗事。所以我想,我作為碟片零售商,很有必要對山村的青年男女們普及一下知識,這不,我就帶了這幾張碟子過來!」

牛小飛面不改色地說著,一張張撿起地上的黃碟子,說道,「我也知道,我帶過這幾張碟子來,很容易被人以為是流氓,說我人品不正,不過無所謂了,我牛小飛身正不怕影子斜,板刀山村的青年男女那麼多,總有人會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你說是不?」

「嗯,那倒也是。」

蘇玉香淡淡地點了點頭,雖然並沒有完全相信牛小飛的話,但是報紙上說的那件事兒,自己無意中也聽村裡的長輩們閑聊時說起過,好像確實挺讓人那啥的。

「玉香啊,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不?」牛小飛撿起了地上的碟子,手裡晃着碟片問道。

「小飛哥,我很困了,我去睡覺了。你就在裏面這張床上睡吧!」蘇玉香直接把牛小飛的問題無視了,「鬧鐘我已經調好了,放在這兒,明早四點你就得起床!」

「行行,我知道了,你去睡吧!」

牛小飛笑着點點頭,看蘇玉香臉上紅紅的,心裏也不禁痒痒的,看來今晚和她「看片談人生」的活動是別想了,不過,可以送給她一個不眠之夜。

女孩子看了那種畫面後,當天晚上是肯定睡不好覺的,牛小飛對這個很有經驗。

這一夜,大雷大雨。

牛小飛躺在超市裡靠牆的這個小床上,沒有趴在床上狂吻蘇玉香的床單,而是脫了上衣,雙手枕在腦後,安安靜靜地睡著了。

喝了小酒後睡上一覺兒,這滋味還是挺不錯的,下雨的夜晚十分涼快,外面的雷雨聲權當是入夢的催眠曲了。

正像牛小飛盼的那樣,蘇玉香現在很難受,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有牛小飛這麼一個大小夥子,在自己家裡自己午休的小床上睡覺,這事兒就夠讓自己尋思的了,剛才還又看了那觸目驚心的片子封面,這覺還咋睡得着呢?

蘇玉香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心裏也亂糟糟的,好像非得做點什麼事兒才能靜下來似的。

強制着閉上眼睛,命令自己睡覺,可腦海里還是不停地出現剛才看到的東西,碟子上那些男女,那誇張的神態和不堪入目的動作,就像幻燈片一樣,不停地在蘇玉香的腦子裡播放。

蘇玉香心裏有些蕩漾,自己是喜歡上牛小飛了么?還是純粹就是想像片子上那樣,做點那種事?

「蘇玉香!你在想什麼!」

心中一聲厲喝,蘇玉香立刻坐了起來,起身找了本書看,再次強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兒。

第二天的黎明時分,雨勢終於停了下來。

叮鈴鈴!

聽到鬧鐘的響聲,蘇玉香立刻從床上爬起來,匆匆地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