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運神農/桃運神農》[桃運神農/桃運神農] - 第4章

一聽這沒頭沒腦的話,牛小飛憋了一路子的淫念,立刻就消了一大半。

「王叔,你說啥?我家門被人壘了?」牛小飛立刻下河,趕過去問道。

這位光着膀子的王叔,人稱大老王,是牛小飛的鄰居,把牛小飛還算當個侄子看,牛小飛也挺尊重他的。

「是啊!小飛,不是我說你,你一沒權,二沒錢的,也沒個靠山罩着,自力更生過日子就夠難了,咋還跟村長較勁呢?你得罪村長,凈等着吃虧!」大老王搖頭說道。

「村長?你說李四發這個傢伙,叫人壘了我家門口?王叔,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牛小飛忍着氣,問道。

「就今天中午吧。村長可能是喝高了,等着你去給他賠不是道歉呢,沒見你的人影,又見你家裡鎖着門,一氣之下,叫來幾個人,把你家門口用紅磚壘起來了!」

王叔嘆了口氣,說道,「你趕緊回家看看吧,這時候要拆還好拆!」

「王叔,謝了!回頭我不忙了,請你喝酒!」

牛小飛一邊說著,快步過河,後面蘇玉香跟了上來,說道,「小飛哥,什麼情況啊?你又得罪村長李四發了?」

牛小飛點點頭,「嗯!李四發這日不死的,他要真壘了我家門口,我保證讓他下台!」

說起板刀山村的村長李四發,牛小飛可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今年年初的時候,牛小飛手上沒活忙,李四發家裡蓋老年房,鄰居老王頭就約着牛小飛過去干點活,算是掙個生活費。

本來說好了,一個人的工錢是50塊錢,可幹完了活結賬的時候,李四發只願給30塊,說是牛小飛不是建築老師兒,只能算半個勞力,一個工30塊就不少了。

當時是幹了50個工,一個工少20塊,總工錢數就少了整整一千。一千塊錢,對牛小飛來說可太有份量了,差不多是兩個月的生活費。

牛小飛去找李四發要那少發的一千塊錢,李四發態度很強硬,就是不給。這事兒要是找人理論,能找誰理論呢?誰願意為牛小飛這麼一個小青年,得罪村長李四發?

想來想去,牛小飛也咽不下這口氣,於是瞅了幾個晚上,把李四發家養的羊,給順手牽走了一隻,一隻活羊的價錢,個頭差不多的有一千塊,正好頂賬。

誰想天下真沒有不透風的牆,這羊被牛小飛弄到鎮上賣了,賣出去都有一周的時間了,還是被李四發查了出來。本來是想送牛小飛到派出所的,後來鄰居們勸着,算是退了一步,讓牛小飛把賣羊的錢全遞上來,這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