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叫我綰》[太子叫我綰] - 第3章

也是不能穿了,最後還是讓別的宮人送來的衣裳。
我躲在水裡又羞又氣,看着他滿臉春光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碰巧新來的小宮女還不太懂事,她拿着我的衣裳進來,看着我縮在太子的浴桶里,面上一紅,趕緊低着頭不敢多看一眼,放下衣服飛也似的快步走出去了。
好在我的臉皮已經練的夠厚,對這種事已經從最開始的難為情,到後來的習以為常。
老實說我和秦止之間的關係實在是太見不得光。
照理來說,尋常大戶人家的公子有個侍女通房那是再理所當然。
但是太子和別人不一樣。
這偌大的東宮一個妃子也沒有,他也不着急娶妻納妾,晚上若是政事處理我就自己睡,若是沒事,我就得去陪睡。
想想也是辛苦。
這要是被以後的太子妃知道了,估計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於是我覺得這是個高危職業,琢磨了一下是得跟太子商量一下,如何友好的解決我們床笫之間的事。
畢竟在那天宴會之後,我有預感,東宮將會迎來一位女主人。
在幾天後,宮裡來了一批新的舞姬,皇后請秦止去宮裡賞舞,意在想讓他挑幾個回來當侍妾。
秦止心知肚明,卻十分壞心眼的拉上我一起去。
在此之前,我從未被允准出過東宮。
我是他藏起來的一個秘密。
入宮後我謹小慎微,與皇后匆匆打過照面。
本以為相安無事,卻在擦肩後,皇后忽然看着我卻是對秦止說著。
「你這侍女長得和溫家那位像了個十成十,阿止當真是念舊的人。」
我低着頭,手指在袖子里緊緊的掐住。
最終我什麼也不能說。
我聽到秦止淡淡的開口:「這就是母后讓李雨柔在宴會上獻舞的原因?」
皇后靜靜地喝了口茶。
「你的幾個弟弟們都添了孩子,只有你……」皇后有些恨鐵不成鋼,「難不成真的打算孤家寡人一輩子,她死了你終身不娶?」
秦止笑了笑:「母后多慮了。」
皇后氣的甩袖離去,兩人不歡而散。
其實秦止不讓我離開東宮,或許也是為了我好。
這種場面我實在是應付不過來。
他一個人坐着,將桌上的茶細細的品完,然後笑着問我:「綰綰,你覺得李雨柔怎麼樣?」
思及剛才的談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