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叫我綰》[太子叫我綰] - 第2章

做的事都做完了,但伺候他沐浴這件事,應當不在我的管事範圍內。
我想拒絕。
剛打好腹稿,動了動唇預備開口,秦止好看的眉眼卻突然湊到我的眼前來。
他半彎着腰,有些戲謔的看着我:「怎麼,綰綰害羞了?」
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隨之而來的是臉上一片滾燙。
我只能梗着脖子,點頭答應了。
想想也是,我是一個卑微的奴婢,哪裡還能拒絕太子的要求。
伸手試探浴桶里水溫的時候,秦止在我身後忽然開口。
「綰綰,你待在我身邊多久了?」
水霧氤氳,我回身看見他站在浴桶邊自然的伸開雙手,示意我過去替他脫下袍子。
我走過去小心的伸手為他解下衣帶,心裏卻認真的在思考,究竟來東宮有多久了。
或許是我思考的有些久了,他等的不耐煩,於是自問自答的開口:「三年又九個月了。」
我輕輕的應了一聲,隨後轉身將衣袍放在架子上。
一雙手卻忽然環在我的腰間,將我緊緊抱住。」
真想你一直都留在孤身邊……」他的下頷窩在我的頸間,只剩下一件薄薄的裡衣,我都能感受到他炙熱的體溫,以及他急促的呼吸聲,醞釀出了一絲難以言說的情愫。
我抿着唇瓣不言語,又或者我不該有太多非分之想。
過了半晌,我出聲提醒:「殿下,水該涼了。」
下一刻秦止翻身將我拉進了浴桶,濺起了一陣不小的水花。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不輕,浴桶里的水花又急,猝不及防的就嗆到了。
在我沉浮咳嗽間,我聽見他說,「我們一起洗。」
咳嗽了幾聲後,我不滿的抗議:「秦止!
你一定要我這樣伺候嗎?」
我很少這樣不顧尊卑的直呼他的名諱,但此刻實在是過於情急。
衣服濕噠噠的粘在身上難受極了,髮絲也滴答滴答在流水。
在憤懣的說完以後,我以為他會怪我言語不敬,結果他卻抱着我笑起來。
他捧着我的臉,親了又親,「綰綰,你生氣的樣子,可真是好看極了!」
真是個變態!
我推開他想要起身,他一把撈住我,細細密密的吻從後背來到我的唇邊。
後來的事情自然也就順理成章,秦止被伺候的挺開心。
我渾身上下透濕一片,衣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