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弟弟夏衍》[他的弟弟夏衍] - 第一章

我得了胃癌。
當我不知所措時,夏至修已經等不及要娶別人。
他封殺我的事業,逼我離婚,甚至把他的弟弟夏衍送到我的身邊,只為打壓我。
起初。
夏衍對我惡意相向,後來看我的眼神卻越來越不對勁…….「好,離。」
我聲音嘶啞,彷彿用盡了所有的氣力。
我知道。
他等不及要娶別人。
成為娛樂圈的大佬後,他的目光已經不再止步於我的身上。
夏至修扣着筆的手停下,似乎意外我會如此配合,像是在指派下屬般出聲道:「最近新公司要上市,領離婚證的事,你回去等通知。」
「好。」
我一口答應,低聲道:「什麼時候解除封殺?」
「你不覺得你已經到了退位讓賢的年紀?」
夏至修絲毫不掩飾嘲諷的意味,嗤聲道:「你老老實實的退居幕後,該給的贍養費,我不會少你的。」
他的意思很明確,不會解除封殺。
此時此刻。
他留給我的,只有漠視和輕蔑,像一個上位者給我的人生下發定論,彷彿我只能聽從他的安排。
我強忍着喉間的腥甜,壓低聲:「憑什麼。」
「什麼?」
夏至修眼底閃過一絲不耐煩,沉聲道:「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歐琳。」
「夏至修,結婚三年,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上到你的祖母,下到你的親戚朋友,我都是以禮相待。」
我整個人都氣到發抖:「你是哪裡來的勇氣,用這幅高高在上的語氣和我說話,我缺你那點贍養費嗎?
對婚姻不忠的人是你,該注意說話態度的人是你。」
「歐琳!」
夏至修沉聲叫我。
「夏至修!」
我仰起頭,極力剋制自己的情緒:「我是想好聚好散的,你別蹬鼻子上臉。」
說完。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
可是腹部的絞痛讓我直冒冷汗,一低頭,嘴角的血已經落在衣衫上。
.被封殺的第七天。
我起草一份財產保全書,寄給夏至修,一旦文書生效,他名下的財產將被凍結,新公司的上市也遙遙無期。
這筆賬,我想,他會算。
不出兩小時。
我接到《虛偽》女主角的試鏡通知,只是溫度計上的數字着實不妙。
「姐,你沒事吧。」
助理阮阮擔憂的扶着我:「要不然,這段時間,我們休息休息,就別去試鏡了……」「沒事。」
我搖了搖頭,輕聲道:…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