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不哭,金牌系統帶你上岸》[宿主不哭,金牌系統帶你上岸] - 第4章 取經

許檸將幾本書放進背包,在系統的導航指引下去圖書館四樓公共自習室找唐懿文,走到二樓時就隱約聽到嘈雜的人聲,像一群老和尚在念經一樣嗡嗡明明,越往上人聲越響。

是學生們在背書,起初有人喜歡在圖書館背書,但有人認為圖書館應該保持安靜,兩派爭執不休,最終默認了上午自習室用來背書,下午保持安靜。

走到四樓,許檸發現自己似乎並沒有很了解學校,她好像走進了另一個世界,還沒進入自習室,走廊兩側就擠擠挨挨放着很多書與小板凳,有人席地而坐,有人拿着書在走廊踱步,但臉上的專註如出一轍。

她覺得大學是閑適散漫的,但閑適散漫的好像只有她自己。

沒來由的生出一絲愧疚的情緒,說不好是對誰愧疚。

推開自習室的門,讀書的聲音從耳膜盪到心間,震的許檸心頭髮麻,她以前總是不理解,為什麼不管她們在宿舍玩遊戲還是看綜藝、說同班同學還是說當紅明星的八卦,唐懿文總是巋然不動,上網課、刷題、早睡,這也太變態了,今天她才明白,或許是因為她懶散貪玩,所以她就更容易接觸懶散貪玩的人,唐懿文每天在這種環境里,必然更加專註刻苦。

許檸思緒萬千,腳步卻不停,跟着系統的精準定位找到唐懿文,她叫了兩聲,戴着耳塞背書的唐懿文都不為所動,許檸帶着一種打擾卷王努力的負罪感拍了拍唐懿文的肩膀。

唐懿文回頭看到是許檸,有些驚訝的摘下海綿質地的隔音耳塞:「你怎麼來了?」說著又慌忙給手機開機「是不是我又沒看手機錯過了什麼消息?」

畢竟馬上畢業,她們宿舍時不時就要去開點會簽點文件,一般這種事幾個舍友就替唐懿文代勞了。

許檸忙擺擺手:「沒有沒有,是我也想考公務員,來找你取取經。」

唐懿文有些訝然:「現在備考嗎?有點來不及了吧,話說你怎麼突然想起考公了?」

總不能說是系統的命令吧,許檸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後語編了個借口,唐懿文倒是沒有深究,周圍沒有空位,唐懿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