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盲女》[蘇家盲女] - 第3章

「老爺?」
月寒被這麼大的動靜嚇了一大跳,抬頭就見蘇老爺怒氣沖沖的走了進來。
蘇老爺二話不說,揮起手就一巴掌,『啪』的一聲用力的打在蘇長歌的臉上!
蘇長歌的臉立刻被打得側到一邊去,嘴角溢出了幾縷血絲!
她既不喊疼,也沒有覺得委屈,反而唇角微微上揚,從容的伸出指尖輕輕的將唇角上的血絲抹掉。
「啊!
小姐流血了!」
月寒驚呼一聲,見蘇老爺氣紅了眼,揮起手又要打,連忙跪了下來,擋在蘇長歌前面,哭喊道:「不要打啊,老爺,小姐的身子已經夠不好的了,您一巴掌打下去豈不是要了小姐的命?」
「滾開!」
「滾開!」
異口同聲的話,出自蘇長歌和蘇老爺之口。
蘇老爺伸腿就想將月寒一腳踹開,然而,他腳還沒落下,蘇長歌一個彎腰,猛地用力提着月寒的後領將她扯到一旁去!
蘇老爺一時用力過猛,驀地撲了個空,他後腳一時站不穩,整個人便往前面撲去!
他的前面是蘇長歌,他這樣撲下來的話,定然是會砸到蘇長歌的身上來。
蘇長歌雖然看不見,卻好像早有預感。
她扶着前面的桌子,跳到另外一側去。
剛躲開就聽到『砰』的一聲,蘇老爺就這麼的砸在了她方才坐着的凳子上,痛得他齜牙咧嘴。
蘇長歌側耳聽着,頓時眯着眼笑了。
呃!
月寒則震驚得回不過神來。
她有些不敢置信,覺得自己簡直在做夢,她她她……方才竟然被連端一張椅子都覺得重的小姐一手的……提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

「爹!」
就在這時,一聲嬌脆的聲音響起,一個人提着裙擺焦急的跑了進來,一邊問痛得不行的蘇老爺,「爹,您怎麼樣了?」
爹?
蘇長歌因為這個稱呼而豎起了耳朵。
據她所知,蘇老爺的子嗣二女一男,而這個人的聲音嬌嬌柔柔的,一聽就知道是女的了。
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和她搶什麼段世子的妹妹蘇輕眉了。
一陣窸窣聲過後,蘇輕眉將蘇老爺給扶了起來,一邊從一側移了一張椅子過來,一邊細聲細氣的囑咐:「爹,這裡有張凳子,你摔着腰了,先坐下來,眉兒給您捏捏腰。」
蘇老爺坐了下來,不等蘇輕眉幫他捏腰,他便氣呼呼的瞪着蘇長歌,「我怎麼就生了你這麼一個孽女!」
「爹,罷了,姐姐應該也不是故意的……」 「什麼不是故意的,在我看來她就是故意的!」
蘇老爺憤恨道:「昨天的事兒她還沒反思,今兒竟然就想報復我!」
「爹,姐姐只是……」 「你莫要為她說話了!」
蘇老爺氣道:「堂堂一個嫡女,竟然連什麼寧願效仿娥皇女英二女共侍一夫,寧作小妾只為伴夫側這樣的話兒都說出來了,你可知,因為她昨兒的不知廉恥,今天為父上朝被所有的同僚嘲笑!
我蘇府的一個嫡女竟然能是個厚顏無恥的逆女!」
蘇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