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於英雄最後的讚歌》[屬於英雄最後的讚歌] - 第1章 是結束也是開始

在一個沒有月光的夜晚,小鎮的路上,陳蒙步履艱難的走着,邊走還一邊念叨,仔細一聽,原來是在咒罵些什麼。

「這雜碎,居然背叛老子。」陳蒙低下頭看了一下腹部,鮮紅的血液正透過衣物漸漸溢出。

「焯,難不成今天真要交代了。」陳蒙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溫度正在一點點流失。

他神情顯得有些無奈,但又好像有點釋然:「算了,像我這種人,早該死了。」

陳蒙就近找了個電線杆子,靠了上去,然後順着電線杆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

陳蒙捂住流血不止的腹部,痛苦地重複這句話。

陳蒙,今年21歲,身高174。

初中時,因父母離婚,分到了父親名下,父親則因為事業和婚姻的雙重打擊,性情大變,脾氣變得暴躁易怒。

原本溫和的父親,對陳蒙是輕則辱罵打耳光,重則拳打腳踢。

本來想硬撐到高中,到時寄宿後順帶做點兼職養活自己,也不用在家遭受暴力。

但陳蒙初三那會,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種生活了,選擇了離家出走。

起初,他想着自己能不能打點零工,用來勉強維持生活。

但是因為年紀過小,很難找到工作。

處處碰壁的他,輾轉來到了鄰城,這座城治安不是很好。

此時他已經離家兩個月。

在一次機緣巧合下,他在這裡開始給當地的黑幫做起了事。

對於黑幫而言,年紀小小的陳蒙作用挺大的。

傳話,偷聽,帶貨等各種骯髒的事情都能給他做。

因為是小孩,做事方便,又好掌控。

對於陳蒙,他對黑幫這種勢力,是發自骨子裡的厭惡。

他對這個群體的認知,就是一群擾亂社會的狗東西。

但是,對於當時餓了好幾天的他而言,小混混給的一塊麵包跟一瓶礦泉水,讓年幼的陳蒙無法拒絕。

從此一腳踏入賊船。

從14歲到21歲,陳蒙足足在黑幫幹了7年,這7年,他從剛開始時的抗拒,逐漸變得麻木了起來。

他做過的臟事太多了。

從剛開始的跑腿,到看場子,打架,再到收保護費,上門砍人。

陳蒙的運氣出奇的好,沒受過大傷,沒進過派出所。

直到這次,他和一個自認為可以相信的混混同伴偷貨出來賣。

陳蒙為這批貨找好了下家,這單搞定,他就立馬潤去別的城市,改頭換面。

他厭倦了這種生活。

但結果就是,交易完了,回去途中,在一段比較昏暗的道路上,混混同夥在一大包現金的誘惑下,選擇給他來了一刀,打算獨吞這筆錢。

陳蒙驚痛之餘滿是不敢相信,這個小混混從入幫開始就一直跟着他,也有三四年了,陳蒙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弟看待。

最後憑藉狠勁,陳蒙成功奪刀反殺了混混,但是兩人的打鬥,被路人看見了。

受了重傷的陳蒙,無法選擇滅口這種行為,只能選擇丟下錢財逃命。

電線杆下,陳蒙意識漸漸模糊了起來。

他想起來小時候,爸爸媽媽帶着他去遊樂園玩的景象。

「小蒙,小心點。」這是他印象中母親的聲音。

母親總是一副很擔心他的樣子,出去玩,去學校,甚至在家玩玩具,都經常聽到這句話。

小心點,小心點。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