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 - 第9章 秋 收(2)

幫忙割稻穀,她就很高興了,自然不會要求桑枝必須割多快,桑枝那邊每割完的,她都會來幫着割。

兩人又彎腰割了一會,不遠的田坎上就傳來季瑾冷淡的聲音:「娘。」

桑枝直起腰轉頭一看,是季瑾下學回來了。

桑枝多瞧了幾眼,發現季瑾穿着一身短打,眉眼清淡俊雅,行走在田野間也如挺拔修長的青竹,渾身透着清雅的味道,和這荒野田間完全格格不入,完全也不像個粗野的鄉下人。

這個年紀都這麼引人注目,不知道這人日後成了當朝首輔,會有多少狂蜂浪蝶會往他身上撲。桑枝看着出塵的少年,天馬行空的想着。

蔣玉芝見兒子來了,抬頭笑着應了聲,又繼續彎腰割穀子。

季瑾同昨日一樣,沒有理會桑枝,把褲腿一卷露出結實有力的小腿,脫下鞋下了田。

有了季瑾加入,割稻穀的效率增加不少,不多時三人就割完了一片田。

日頭西沉,蔣玉芝拿起瓦罐喝了一口水,看着田裡還彎着腰在割稻穀的兄妹倆,露出欣慰的笑意,雖然丈夫死了,所幸兩個孩子勤快聽話,只要能把兩個孩子平安拉扯大,她就滿足了。

「好了,瑾兒、阿枝,不割了回家做飯吃。」又下田割了會,蔣玉芝就招呼季瑾和桑枝回家。

聽見蔣玉芝喊回家,桑枝拿着鐮刀拖着僵硬的雙腿往田坎上走,季瑾又割了幾把才起身往田坎上走。

桑枝學着蔣玉芝的動作,在河溝里清洗手臂上的谷灰和腳上的泥巴,洗乾淨後才揉着酸軟的胳膊跟上蔣玉芝。

季瑾洗乾淨手腳,走在桑枝身後,看着小姑娘後腦勺,眸光漸漸轉深,盯着桑枝看了會,季瑾又轉過頭看向遠處掩映在綿綿青山中的橘紅色夕陽。

回到家中,桑枝才想起白天劉阿婆叮囑她的話,在季瑾準備進屋時,伸手扯住他的衣袖,低聲道:「哥,今天我去劉阿婆那裡還大米時,她特地交待我,等你回來後,讓你去她那邊幫下忙。」

季瑾感受到小姑娘拉扯他的力道有些大,看了眼她清澈的雙眼,也不答話,扯出自己的袖子往屋子裡走,把手中農具放好後,才去給蔣玉芝打招呼說要去劉阿婆家一趟。

蔣玉芝聽見他是要去給劉阿婆幫忙,很乾脆的點了點頭,並拉着一旁的桑枝,喊住季瑾:「瑾兒,帶着妹妹一起。」

桑枝有些頭大,她都快累癱了,她可以說不願意嗎?!

就算桑枝再不情願也跟在了季瑾身後。

橘紅色的夕陽照着一大一小的兩人,桑枝跟在季瑾背後,低着頭踩着他在夕陽光下淡淡的影子,幼稚得像個真正的孩子。

桑枝每一步都踩在影子的頭部,心裏笑開了花,這樣舉動,讓她有一種將這冷漠的少年踩在腳下的隱秘快意。

季瑾察覺到桑枝在他背後的動作,猛地站住腳,桑枝絲毫沒看見季瑾的動作,腳下不停往前走,嘭的一下,鼻子重重撞到季瑾背上,劇痛傳來,有那麼一瞬桑枝懷疑自己鼻樑是不是已經被撞斷了。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