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 - 第8章 熟悉環境

這段時間正是秋收農忙時節,村裡幾乎每家每戶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吃早飯,吃過早飯就帶着兩個饅頭當午飯,到在田裡忙到晚上才回來。

桑家也不例外,桑石一死,桑家今年收穀子要比往年更加吃力,季瑾剛出門不久,蔣玉芝頭上捆着灰色頭巾,穿着一身方便做活的短衫,背着背簍也快步走出了院門。

桑枝醒的時候,日頭已經很高了,看着院子里明晃晃的太陽,桑枝猛然一驚,原來自己睡了那麼久,現在恐怕都是十點左右了。

將頭髮捆成兩個麻花辮,桑枝趕忙穿好衣服打開房門,剛打開門,就看見背着個大背簍正準備進門的蔣玉芝。

蔣玉芝看見桑枝,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笑問了句:「阿枝醒了啊,廚房鍋里有窩窩頭,你要是餓了先去吃一點,等晚點再給你做面吃。」

桑枝嗯嗯答應着,走上前幫蔣玉芝卸下肩膀上那個巨大背簍,因為吃力臉都漲得發紅,等把背簍放在地上,桑枝才看見背簍里放着好幾捆挂面和一大袋白米。

「娘,你今早趕集去了?」桑枝看清背簍里的東西,轉頭看向蔣玉芝,可能走得路比較遠東西又重,她背上全都汗**。

蔣玉芝坐在門口處休息,拿了塊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胸膛起伏得厲害,「田裡那些稻子還沒去收,家裡的東西都吃完了,一時半會兒家裡沒有糧食,我就先去集市上買了些,等田裡稻子收回來了,就不用再去集市裡買了。」

本來蔣玉芝今天只是打算去集市裡買些大米,度過這段還沒收穀子的日子,結果想着兩個孩子好久沒吃面了,又咬咬牙買了幾捆挂面,雖然家裡銀錢很緊,但蔣玉芝想着再怎麼也不能苦了兩個孩子。

桑枝見蔣玉芝嘴唇乾得厲害,就轉身去廚房端出一碗涼開水給她,見她喝了好幾大口,桑枝才去將幾捆挂面小心的放進廚房碗櫃里收着。

雖然以前桑枝是不稀奇這麼幾捆挂面,但見識過桑家的窮苦,讓她也有了愛惜糧食的習慣,這可是他們三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口糧,可不得緊張着。

放好挂面,桑枝拿着碗取出鍋里幾個溫熱的窩窩頭走到蔣玉芝身邊,給蔣玉芝遞了個最大的,她才搬着小板凳坐在蔣玉芝身邊,和她一起吃,邊吃邊看院外那顆掛着小桃子的毛桃樹。

蔣玉芝喝了幾口涼開水,又吃了一個窩窩頭,終於緩了過來,慶安村只有一條路通向外面,村裡的人要是想出去採買,必須走五六公里才能到集市上,蔣玉芝今天到集市上買了米和面一刻不停地往家裡趕,一來一往走了十幾里路,就算她常年做農活身子骨不錯也有些吃不消。

「阿枝,等會我分幾斤白米出來,你拿去給旁邊劉阿婆家,就說是前面借的糧食,現在還給她。」蔣玉芝歇了會,就起身去屋子裡拿了個袋子分了一袋白米出來遞給桑枝。

桑枝點着頭,幾口吃完碗里的窩窩頭,就提着那袋白米和蔣玉芝剛找出來的十來個澡珠往旁邊那個屋子走。

劉阿婆今年六十幾歲,老伴已經死了七八年,現在是獨居在慶安村。

劉阿婆有一兒一女,女兒嫁去了隔壁村,兒子在縣城裡做活。本來兒子一家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