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首輔家的錦鯉小嬌妻] - 第1章 惡霸追債

烈日高掛,掛着幾塊白布的破落小院中,已經被人翻得亂七八糟。

「老子今天話撂在這兒,今個你們要再拿不出五兩銀子還債,我就抓這黑丫頭賣到青樓抵債!」面相兇惡的大漢領着幾個打手惡狠狠地盯着面前母子三人,高聲叫罵。

「大爺,桑石昨天剛埋,家裡的錢都用完了,我們孤兒寡母的,現在實在想不出辦法,求求你再寬限我們幾天,我們一定抓緊時間想辦法,把他欠你的錢還上,我女兒還小,要是真被你們賣到那種地方去,她這輩子就完了。」蔣玉芝穿着村裡家中死人才會穿的白衣,抖着聲音解釋。

張老三氣哼一聲,指着蔣玉芝鼻子毫不客氣地開罵:「老子是開賭坊的,不是開善堂的,老子等到你們埋完人才上門,對你們已經很客氣了,還是那句話,今天要麼還錢要麼抓人!」

「不成啊,不成!」蔣玉芝連連擺手,生怕這群人抓桑枝走,嚇得眼淚都出來了。

張老三嘖了一聲,不耐地做了一個手勢,他身後的打手就直接衝到房子里四處翻找。

可憐堂屋那個本來就缺了個腿的老木桌,在打手粗魯的翻找動作下,終於嘩啦一聲,散成了一堆爛木板,光榮退役。

噼里啪啦的打砸聲從屋內傳來,蔣玉芝眼睜睜看着他們在裏面胡亂翻找,雖然心疼家裡的東西,卻只敢領着兩個孩子站在院子里哭。

她身旁站着個十二三歲的瘦弱少年,和一個八九歲的女孩,兩個孩子都穿着白色孝服,頭上捆着麻繩站在她身後,看着氣勢洶洶的張老三一群人都沒出聲。

這兩人是蔣玉芝的親生兒子季瑾,和桑石的親女兒,桑枝。

蔣玉芝平日性子懦弱,對自己丈夫都不敢大聲言語,猛地面對這麼一群凶神惡煞的大漢上門逼債,既害怕又氣憤,渾身抖得像篩糠。

一直默不作聲的季瑾站到蔣玉芝身旁,扶住她顫抖的身體,漆黑的眸光看向張老三毫不露怯,給了蔣玉芝安撫的力量。

季瑾臂膀瘦弱,可身體內迸發出的沉穩氣息,讓驚惶失措的蔣玉芝心裏安穩了些,可一想到昨天才埋下地的丈夫,蔣玉芝悲從中來又哭了起來。

季瑾見蔣玉芝哭得傷心,只得側過身擋住張老三掃過來輕蔑的視線,十足的保護姿態。

不過十二三歲的少年,滿臉橫肉的張老三完全沒放在眼裡,側眼看向四處漏風的房子,四處打量,末了還狠狠朝地上呸了一口,咒罵一聲。

這桑家,真他娘的窮!

打手們在簡陋的屋中粗暴翻找一番,結果什麼都沒找到,嫌棄地甩着手走出來,覺得十分晦氣咒罵道:「大哥,這個窮鬼家裡,除了一些鍋碗瓢盆就只有幾床破爛被子,什麼值錢的都沒有。」

張老三臉上肥肉顫了兩下,目光朝在場唯一少女身上射去。

桑枝被他盯得一激靈,猛地後退一步躲到悶聲哭泣的蔣玉芝身後。

用力握了握汗濕的掌心,桑枝透過額間臟污頭髮,看向一旁穿着粗布麻衣,面色陰沉的少年男主,心頭的鬱悶有馬里亞納海溝那麼大。

她不過就是發燒熬夜追了本名叫【少年首輔的崛起之路】小說,結果不知怎麼等她一醒來就變成了書中男主人見人嫌的邋遢繼妹。

還好死不死穿到了桑枝最落魄的節骨眼上,父親酗酒剛死,債主就逼上門追債。

桑枝記得書中寫着,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