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約1999》[失約1999] - 失約1999第3章  

男人靜靜看着我,一點兒也沒 get 到我的幽默。
我更加不安,他卻淡淡落聲:喜歡什麼都可以拿,走的時候幫我帶上門。


大哥你沒事吧?

第一次遇上這麼大方的人,要真有小偷到他家,不得樂死?
我尷尬地解釋:我也說不清楚怎麼就到你家來了,但我真不是小偷。
他的目光停留片刻,移向窗外:門在你身後。
下逐客令了。
我暗鬆了一口氣,這人的寬容超乎想像。
我輕輕挪步準備離開,卻在轉身之際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男人跟前的鋼琴架上,透明的玻璃杯裝着一杯冷掉的清水,旁邊挨着一棕色的藥瓶子。
我突然一個激靈,腦子閃過不好的念頭。
哪有人大半夜在自己家裡,還穿着西裝儀式感十足的彈鋼琴?
還有,面對不速之客,一點不害怕,還讓人使勁拿自家的東西。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正常人的行徑。
所以,那葯,是安眠藥抑或是其他要命的毒藥?
我雖然不是聖母心泛濫的人,但見死不救還是有那麼一點良心不安。
怎麼救,也是個難題。
鬼使神差地,我胡亂找話題:先生,現在幾點了?
他依舊平靜,往牆上的掛鐘方向指了指。
距離有些遠,我猜他是看不清的,便自己走了過去。
還沒來得及看清掛鐘里的時間,先被旁邊的掛曆驚得目瞪口呆。
最新一頁,上面赫然是:1993 年 4 月 30 號。
我驚悚地指着掛曆問他:你家的掛曆是古董?
誰他媽會在家裡掛 90 年代的掛曆,除非是古董。
男人抬眸看來,神色稍稍有些鬆動。
有種小偷,你露餡了吧的清透莞爾:這個不值錢,你拿左邊的花瓶。
呃。
我無暇解釋我並不是要拿什麼的意思,緊張地問,今年是哪一年?
他怪異地看着我:不識字?
腦子嗡的一聲,難道我穿到了 1993 年?
我這才發現手中還一直攥着那份 1999 年的舊報紙,慌忙打開又看了一遍那一則尋人啟事。
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在腦海中生成。
我小心翼翼地向他求證:能冒昧問一下您的名字嗎?
月光清如水,他垂眸望着黑白琴鍵,眉睫鴉羽般覆下,眼窩處淺淺兩團陰影。
在他緘默的十幾秒,我煎熬萬分。
幸好,他終還是開了口。
清清冷冷的嗓音如雪花掠過心尖:程寄聲。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