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源弒神印》[始源弒神印] - 第五章:皇城驚變,樓宇封王

見樓宇喊話,莫家主應了聲,望向樓宇的魔龍坐騎,敬畏更甚,便也只能略帶尷尬的在前面帶路。

飛行片刻後,一行人正要經過荒武國皇城。異變突起,遠遠看見皇城城門緊閉,皇城內喊殺聲不絕於耳,隨之皇城內大量宮殿坍塌被毀。

「這是皇室內亂?」

少家主莫爾代脫口而出。

「應該是了,看樣子都是帝境強者,我們…」

莫家主有所顧忌的道。

「無妨,我去看看,莫家主盛情難卻,要不改日本少再登門造訪?」

樓宇見狀,知其關係說道。

「那好,我等便在家中隨時恭候宇少大駕光臨,告辭!」

莫家家主莫扎特求之不得,急忙回答道,生怕樓宇改主意似的,說完便讓靈舟加速,朝一處飛去。

樓宇四人剛到城門口,便見一人飛馳而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莫家少家主莫爾代。

「宇少,我知您有通天徹地之能,請您出手救救我家妹妹…」

莫爾代來到樓宇身邊,便是一頭跪下略帶無奈道。

「起來說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細細說與我聽…」

樓宇扶起莫爾代,好奇的問道。

原來,當今皇室,皇帝荒川崎已病入膏肓。膝下有二子,太子荒井然,二皇子荒漠南。二皇子手握兵權,屢建奇功,見父皇沒有傳位於他,便起兵造反。

與莫爾代一母同胞的胞妹,莫妮雅天生麗質,精通琴棋音律,與太子兩情相悅。卻不料二皇子也對其心生愛慕,所以才欲奪皇位和莫妮雅,如莫妮雅不從,便要當眾姦殺…

玉兒越聽越憤怒,牙齒咬的滋滋響,恨不得馬上出手去斬殺了那荒漠南。

「此事就交給我了,你放寬心便是…」

見樓宇應下,莫爾代終於安下心來,喜極而泣,獃獃的待在原地…

樓宇四人朝着皇城飛奔而去…

城門緊閉,樓宇只能再一次喚出吞天魔龍,越過城牆,吞天魔龍便懸浮於皇城上空,龍威滔天,龍息之氣吐納不斷…

修鍊者只有修為突破道境,才可以御物飛行,達到帝境者,便可御空飛行。

「快看,那是誰?他的坐騎竟然是龍獸…」

樓宇騎龍獸出現,如此場面,也驚動了正在交戰的帝境強者。荒武國有獸騎的,除了病入膏肓的皇帝和樓家家主,已知的並無他人,眼前騎龍獸的,一定大有來頭,停下的雙方強者都各自揣摩着…

「誰是荒井然和莫妮雅,我家少爺有請…」

冰姬魂音外放大喝問道,頓時,魂音響徹整個皇城。冰姬和焰姬都已是帝境強者,而且她們主修魂法。讓雙方帝境強者望而生畏,都立在原地不敢動彈…

不一會兒,一女摻扶一男子出現,男子已然渾身是傷。女子也渾身血跡斑斑…

「晚輩荒井然、莫妮雅…」

待二人剛出現,冰姬和焰姬已經來到了二人身邊,提前二人便飛向坐在魔龍上的樓宇面前…

二人與樓宇見禮,樓宇並未回禮,只是仔細地打量着眼前二人。

半響,樓宇開口。

「你我幾人也算有緣,便送你幾人一場逆天造化,你幾人可知如何把握?」

正當樓宇把話說話,莫爾代駕馭着雙人靈舟,也來到其妹身邊,聽到樓宇的話,立馬跳下靈舟,從中間將荒井然和莫妮雅分開,硬生生的將二人拉扯跪下…

「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莫爾代帶頭叩拜,二人也隨着拜禮。

「好吧,還是爾代你小子機靈,起來吧,既然你們已拜我為師,那你便是他們二人的師兄了,我也師出有名。井然,你說,這些叛亂如何處置?」

樓宇不管那二人是否真心拜師,他要的也只是師出有名,再說,此地他也不會久待。

「荒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