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十世反派:得知真相的女主都瘋了] - 第10章 刀逸仙

淅瀝瀝的細雨,飄了恰好三天。

雨後初霽,天玄宗大白主峰後山景色分外妖嬈,山峰古木高聳參差錯落,時隱時現於裊裊雲霧之間,靈氣朦朧氤氳,波涌浪卷,形若仙山瓊島。

遠處層層疊起山巒,不時有仙鶴掠過,近處峭壁間生長古松,碧綠的青苔鋪滿了幽幽小徑。

遠處傳來一陣鈴鐺聲,雲鬢蓬鬆,插一隻青玉簪,幾縷散落的青絲垂在胸前,遮掩着發育良好的胸脯。塗了胭脂的糯唇散發著晶瑩剔透的光澤,眉似初春柳葉,眼似四月桃花,綠蘿裙掩身,紫紗袖輕籠玉手。裊娜的纖腰上系著一把三尺青鋒,一蹦一跳地踏着石板路上的青苔,唱着歌謠。

雙眸一亮,停於坡上。

一條飛瀑掛天邊,一座木閣坐水邊。

一襲白衣一道影,一桿起落一金鱗。

「大師兄!!」

如黃鸝般的聲音回蕩在層巒的群山之中。

「唉~卧槽,我的魚!!」

第一次見到葉凡吃癟的陳北生,心中甚是舒暢,本想煲個魚湯犒勞一下自己的,現在可好了,到手的魚跑了,又是無奈,瞪了一眼向他揮手的顧曉曉。

一甩衣袖,「砰」的一聲,緊緊地關上了木閣的門。

【這個顧曉曉怎麼總往我這跑啊?難道天命之子和氣運之女鬧矛盾了,就要讓我這反派替他們擋刀?】

陳北生不明白前世身為葉凡後宮之一的顧曉曉為何會變得如此瘋瘋癲癲,而且前世溫柔可人的七師妹竟然會對葉凡如此狠辣。

難得的好心情,由於顧曉曉的到來蕩然無存,無奈,陳北生獨自喝起悶酒。

「還是桃花釀,九兒釀的。」

陳北生一杯接着一杯,直到杯滿人醉。

不多時,顧曉曉偷偷跑到了陳北生窗前,趴在窗框上偷窺的陳北生,靜靜看着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大師兄。

【大師兄不會是死了吧!!】的想法從顧曉曉的心裏冒了出來。

「嗚嗚嗚!」

「大師兄!!」

顧曉曉一拳打碎了木閣的門,快步跑到陳北生的床前,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大師兄,你醒一醒啊,我是曉曉啊!!!」

顧曉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花了小臉。

陳北生轉過身來一臉無語地靜靜看着他。

【喂,我TM就睡會覺,你TM說我死了。】

抹着眼淚的顧曉曉感覺有一道犀利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抬頭望去。

「啊!!詐屍了,大師兄詐屍了!!」

顧曉曉一個縱跳跑到窗外,露着半個腦袋靜靜,露出一副害怕的模樣。

望着窗外的顧曉曉,陳北生眼珠子一轉,一肚子壞水往外涌。

「七師妹!」

「嗯?」

顧曉曉聽到大師兄的聲音,露出整個腦袋,滿臉疑惑的看着一臉猥瑣的陳北生。

【大師兄,不會是想那個啥吧?可是門壞了呀?會被別人看到的。】

顧曉曉羞紅着臉頰,低着頭,手指扣着裙擺,扭扭捏捏地走向陳北生的床前。

看到她一副像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一樣。

【你臉紅個泡泡茶壺呀。不過以前虎頭虎腦的小丫頭片子,現在長得亭亭玉立的。】

陳北生起身,用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逼到牆角,低頭看着顧曉曉火燒雲般的臉蛋。

「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怪不得別人!」

陳北生本想用輕薄的行為將她趕走,讓她別一天天像跟屁蟲一樣跟在他身後。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看着顧曉曉櫻紅色的軟糯香唇,陳北生借勢就要親上去。

顧曉曉眼裡霧氣繚繞,一副可憐巴巴的神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