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娘親:腹黑寶貝》[神醫娘親:腹黑寶貝] - 第1章 棺中產子

秋風瑟瑟,傍晚時分,紅霞染了半邊天空,美的令人窒息,安陵城外的亂葬崗透着一絲凄涼和詭異。

「呱呱……」烏鴉好像催命符一樣不停的叫着,令這裡越發陰森了。

一個美艷的女子坐在棺材裏面,衣衫襤褸手上卻拖着一個嬰兒,臉上一會紅,一會白。

啊————-賊老天——-

雲舒禁不止仰天大吼!

她——二十一世紀的特種兵軍醫,有着大好的前程,有相親相愛的同事,居然穿越了!
這樣也就罷了!
居然還棺中產子,她這是上輩子有多缺德了?

眼睛閉上又睜開,看了眼手中的小娃娃,嘴角抽動。

接着認命一般解開衣服,笨拙的給孩子餵奶,同時腦子裡卻思考着接下來自己要走的路。

知府家的傻女兒,未婚先孕,被自己親生父親勒死後,令人丟到這亂葬崗上,想想還真是諷刺。

如果不是她穿越過來,這可憐的孩子估計也會和他母親一樣。

「以後叫你小寶,你就是我雲舒的孩子!」
雲舒輕聲的說了一句,突然她身體一輕,她知道,這個世上再沒有了那個傻子李雲舒,只有她了。

休息了一會兒,雲舒起身,她腳下一軟,手壓到了一塊不規則的石頭上,石頭潔白如玉,看起來便價格不菲,她以為是前身的東西,順手撿起來放到了懷裡。

平靜抱着小寶緩緩朝外走去,天色昏暗,幸好這麼多年的訓練,走夜路完全是小意思。

走了沒多久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一個身穿藏藍色長袍的男子踉蹌走來,他渾身是血,嘴唇黑紫,一看就是身中劇毒,突然那人就倒在她的腳邊。

雲舒嘴角抽動,剛穿越過來不會遇見伏兵啥的吧?

無奈的低頭,眉頭緊鎖,此人身中羽箭,雖然做過緊急處理,卻傷了肺腑,而且他還中毒了。

穿越前,她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研究毒藥,解毒,制毒,所以論對毒藥的理解她算是獨一份了。

「你的命真好!」
雲舒嘀咕一聲,她將人拖到草叢中,伸手扯了下礙事的野草,卻不料手心劃破。

她也沒在意,從懷裡掏出手絹,擦了擦手上的血跡,繼續把他隱藏好,然後習慣的將地上的痕迹處理乾淨。

她沒有注意到,傷口碰到那玉石的時候,玉石閃過淺淡的綠色光芒,石頭消失,一個詭異的白色印記出現在她手腕上,然後隱沒,雲舒沒有發現異樣,她抱起孩子回了亂葬崗,找到幾株藥草毒蟲,又回來了。

一個身影在她離開後緩緩現身,只見他白衣翩翩,好似謫仙一般,他看着她離去的背影眉頭微皺,一個傻子,怎麼會采草藥?
捉毒蟲?

謫仙一樣的男子路過亂葬崗時,聽見嬰兒啼哭,便尋聲而來,本欲救了無辜嬰孩,未曾想竟然讓他看見了這麼有趣的一幕,那波瀾不驚的眸子里生起了一抹異色。

雲舒並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那謫仙般的男子看在眼裡,她回去看見男子還在,便趕緊將人扶起來靠在一棵樹上,將小寶放在他懷裡。

撕開侍衛的上衣,胸口處好幾處猙獰的好似蜈蚣一樣的傷口,正溢出黑血,她眉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