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淪陷:夫人又在花式打臉》[深情淪陷:夫人又在花式打臉] - 第 五 章 神秘男人

夜幕漸深,秦楓的生日宴也接近尾聲,人群稀稀散散地告別,門外的車輛絡繹不絕。

一天的應酬下來,秦楓的眼底透出些許疲憊,眼神不由得向那個角落望去。

安寧寧在一旁不知道嘰嘰喳喳說些什麼,沈熹嘴角含笑,時而點頭,時而附和一句,遺世而獨立,彷彿與這喧鬧的大廳格格不入。

秦楓出神地望着遠處的沈熹她們,渾然不知身側有一道怨毒的目光一閃而過。

啪嗒,一隻香檳酒杯掉到了地上,雖然地上鋪了厚厚的地毯,但在故意而為之的情況下,酒杯還是碎了。

霎那間,身着一襲濃紅色長裙的身影好似沒有站穩,突然向秦楓懷裡倒了下來,地上的碎玻璃來不及處理,在地毯上泛着粼粼光點。

秦楓情急之下只好虛摟住她的腰,堪堪穩住她的身形,隨即便想鬆開手,可懷裡的人好似受了很嚴重的驚嚇,死死地抓住秦楓的衣袖,聲音破碎斷斷續續地道:「謝謝……秦楓」臉上悄然出現一抹飛紅。

眉目含羞地又偷看了秦楓一眼。

秦楓目不斜視,不動聲色地拉開她的手腕,不輕不癢地說了聲「沒事吧?」

這時穿紅裙的女子也不好意思再賴在秦楓懷裡,聲音微弱如蚊吶地道「多謝秦大少出手。」說完又抬頭瞅了一眼秦楓,看他還是一臉淡然的表情,心底不免有些失望。

秦楓使了個眼色,很快有僕人過來清掃處理地上的碎玻璃。

身側的女子還是不死心,抬手拽住了秦楓的衣擺,臉色微微紅,不好意思道:「我是喬家二小姐,喬薇染,改天一定多謝秦大少的出手相助……」

秦楓打斷她的話,說道,「不必了,舉手之勞。」說完抬腿大跨步地向著沈熹她們的方向走了過去,不顧身旁喬薇染還沒說完話,直接離去,沒有絲毫留戀。

喬薇染的臉色霎時間沉了下來,眼裡的嬌俏溫柔轉眼間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底濃郁暗沉的敵意,看上去有些可怖,不過,轉瞬間,卻都消失不見,只不過看上去臉上沒什麼表情,神情有些漠然。

掩蓋好後,喬薇染一抬眼,便看到沈熹似笑非笑的黑眸,心裏咯噔一下,不過片刻,臉上又掛了那副溫柔解意的笑容。

秦楓順着沈熹的目光扭頭看過去,卻只看到喬薇染一臉乖巧的笑容,頓時心裏覺得有些古怪,不過也沒怎麼在意。

喬薇染看到秦楓又扭過去頭後,故意向沈熹投過去一個看似純凈的微笑。

實際上眼底卻一片冰冷,彷彿綠叢里潛伏的毒蛇絲絲地吐着蛇信子。

沈熹見狀,並未有所詫異,沈熹一臉慵懶地微眯起眼,緩緩勾唇,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

秦楓走到沈熹身前站定,神情愉悅,用那充滿磁性的嗓音道,「沈熹,今天你能來參加我的生日聚會我真的很高興。」

「生日宴快要結束了,一會我送你回去吧?」

沈熹聞言,搖了搖頭,「不必麻煩了,我一會打車回去就行,」

一旁的安寧寧嚷嚷着,「誒,沈熹,打車多麻煩啊?一會我家的司機就到了,到時候讓他順便捎你一程吧!」

沈熹見狀,知道今天是拒絕不了他們的熱情,便沒再推拒,點頭答應了安寧寧。

這時候在一旁的黎揚遞給了安寧寧一個眼神,示意她勸沈熹和秦楓一輛車,好創造機會。

誰知安寧寧眨巴眨巴眼,愣是沒看懂似的,疑惑地看了眼黎揚,開口道,「黎揚你怎麼了?幹嘛瞪我?」

黎揚聞言,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不禁扶額,沒好氣道,「沒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