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 - 第三章 辛酸(2)

br>

可是就算是這樣,林卜凡一眼就認出這是將他養育成人的母親。

「媽!」

林卜凡眼眶瞬間被熱淚所包裹,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一團怒火堆積在胸腔,他雙拳緊握,指甲深深陷入肉中。

北疆四年!

這四年他拯救了不計其數的生命,卻不知道他母親卻被疾病折磨成這副模樣。

林卜凡牙關緊咬,猛地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

「媽!是卜凡不孝!讓您老遭罪。

陸雲艱難的想抬起手,可被疾病折磨兩年的她,如今虛弱到連手臂都抬不起來。

那一刻,林卜凡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在北疆,哪怕敵人的刀刃刺入他的胸膛,他都不曾掉落一滴眼淚。

見到這一幕的宋傾淮也哭了。

她跪倒在地,緊緊地從後面抱住林卜凡。

「卜凡,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真的已經是儘力了…..」

伴隨着淚水的掉落,宋傾淮哽咽着述說這四年的不易。

「當你入伍前往北疆之後就再也沒有了音訊,宋家為了利益逼着我改嫁於劉家,也就是那劉偉。

我沒有同意,然後就與宋家撕破了臉,將我和媽一起趕出了宋家。

可是….可是。

天有不測風雲,媽患上肝癌晚期,我甚至跪下去跟他們借錢去給媽看病,沒有一人願意借給我。

你知道嗎,沒有人願意!」

宋傾淮抬起頭,倔強的抹去淚水哭訴着。

「當時我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靠着醫院那點少得可憐的工資,為了給媽買葯就只能委屈媽住在這種地方了。

為了補貼家用,我將醫院患者喝完的水瓶都攢下來,我真的是一刻都不敢休息,深怕自己哪一天睡著了,一覺醒來發現…..發現媽沒了…..」

聽着宋傾淮的述說,林卜凡頓時雙眼血紅。

「媳婦….」

宋傾淮忍住淚水,咽了口唾沫,將許多未傾訴的苦水咽了下去。

「媳婦,你辛苦了。

林卜凡緩緩起身,深吸了一口氣。

「趕緊給媽安排最好的醫院,這病不能再拖了。

肝癌晚期,只有換肝才能得救,可是如今母親這般虛弱,別說是換肝了,就算是術前的化療都撐不過去,放眼整個現代醫學,幾乎是束手無策。

但這,並不代表他林卜凡也沒有辦法!

身為仁義醫館的館主,古道醫者的傳承者,林卜凡一身醫術早已凌駕於九天之上,現代醫學救不回來的他能救!

「卜凡,你….」

宋傾淮張了張嘴,神色低迷道。

「可是….可是我們沒錢啊,像媽這種情況必須得住重症監護室,一晚上就要大幾千,這筆錢我們根本掏不出來。

林卜凡毫不在意的點了點頭。

「錢的事你就不用操心,我來解決,先打電話讓人把媽接到醫院去。

回頭等我準備好藥材,親自將媽的病給治好!」

見林卜凡一身自信的模樣,宋傾淮深信不疑,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從前的林卜凡從不說大話,言出必行。

但這可是世界醫學界難以解決的難題,他竟然說要親自治好!

難道說是在戰場上被人打壞了腦子?

「卜凡,你究竟怎麼了?這可不像你啊。

林卜凡一愣,在北疆這些年從來沒人敢質疑自己說過的話。

他這才反應過來,宋傾淮對自己如今的本事一無所知,不過他也沒去解釋,就算是將自己曾經經歷過的一切說出來肯定也沒人相信。

於是,林卜凡只得苦笑拿出手機撥打出一個好久不聯繫的號碼。

「喂,是白武嗎?我是林卜凡。

「十分鐘之內,將你戰區最好的救護車開到我家門口,將我媽接去醫院,等會我將地址發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