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 - 第三章 辛酸

饒了劉家一次?

可笑至極!

劉家在京城屹立近五十年,還沒有人敢面對劉家放下這等狂言。

甚至是讓劉家家主親自去上門賠禮道歉。

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就算是京城一號人物白武,面對劉家也不敢徹底撕破臉皮,對劉家家主也得恭敬三分。

他林卜凡只不過是一小小宋家贅婿,更是從北疆戰場上逃回來的逃兵。

究竟是誰給他的勇氣敢如此大放厥詞?

別說劉偉不信,就算是這些圍觀的病人也不會相信這等廢物所說的話。

他們紛紛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向林卜凡。

宋傾淮面色瞬間難看了起來,拽了拽林卜凡的衣袖,十分焦急。

「卜凡,你別說了,劉家可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林卜凡拉住宋傾淮的小手,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隨後目光再次寒冷起來,落在劉偉身上。

「話我撂在這了,若是你劉家不道歉,我定會抄你劉家滿門!」

話音落下,林卜凡拉着宋傾淮的小手朝着醫院大門走去。

「媳婦,走,我們回家。

這熟悉的一聲媳婦,宋傾淮心頭不由一揪,只覺得眼前的林卜凡變了。

她印象中的林卜凡,是一位飽讀詩書,溫和,謙虛的男子。

而現在,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斥着俯視與睥睨天下的霸道。

言語之間,更是透露出上位者所獨有的帝王氣概。

這一瞬間,宋傾淮心中有些迷離。

她不知道,那文質彬彬的少年在北疆這四年究竟經歷了些什麼。

她更不知道,林卜凡究竟是如何從那強者無數的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那個…..卜凡,我還沒下班呢,要是現在走的話肯定會被炒魷魚的。

宋傾淮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護士裝,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還沒下班。

林卜凡眸中儘是溫柔,掐了掐宋傾淮那白嫩的小臉,半開玩笑道。

「這麼久不見了,就不能不上班嗎?好好陪陪我。

「你!四年不見居然不正經了!我不上班你來養我啊。

宋傾淮小臉瞬間紅到了脖子根,用力掐了掐林卜凡腰間的軟肉。

「嘶,疼。

這點力道怎麼可能會掐疼林卜凡。

確實,現在以林卜凡的實力與地位,不管宋傾淮想要什麼他都能弄來,只要她想。

「別鬧了,卜凡…..」

林卜凡不等宋傾淮說完話,就用那結實的手腕攬住宋傾淮,一手抱入懷中。

然後在眾人一臉痴呆的目光中大搖大擺的瀟洒離去。

「這宋家贅婿是瘋了吧?」

「徹底將劉爺給得罪了,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走了?」

「哎,傾淮這傻姑娘,劉家的怒火豈能是她能承受的?怕這一次就連宋家也得遭殃 。

…..

夜深了,晚風吹打在身上格外的寒冷。

坐在電瓶車後的林卜凡,用一雙大手輕攬宋傾淮的腰。

京城的空氣不比北疆,相對北疆少了那麼一絲血腥味。

和平,十分來之不易。

與家人團聚,這是林卜凡四年以來一直都會夢見的場景。
    

「卜凡,我們到了。

宋傾淮低着頭,聲音帶着些許自責。

電瓶車緩緩停進京城最為偏僻的老房區,一破爛的小平房出現在眼前。

林卜凡心中十分顫抖,深吸一口氣,雙手顫抖的打開門。

映入眼帘的是滿屋的雜物,塞滿了整個小平房,地面儘是一些礦泉水瓶和被踩爛的易拉罐。

實在是無從下腳。

在那牆角,擺放着一張早就被磨壞的布面床墊。

一位五十來歲的老太,身體就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樣子,蜷縮在被窩中。

滿頭白髮,眼角儘是褶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