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聖醫王婿] - 第一章 歸來

華夏,北疆。

在這荒涼之地屹立着一座破破爛爛的小茅屋,在這茅屋門前黑壓壓的一片,擠滿了人。

這些人無不是身份高貴,十方諸國的王侯。

但在此時此刻。

不論是殺伐果斷的北疆王主,還是實權滔天的羅德家族族長,甚至是身為南國的君主。

他們的眼底無不是尊敬與不舍,心中充滿感激看着那身着白衣站在茅草屋前的少年。

「林館主…..您真的打算摘牌離開北疆嗎?若是您不嫌棄,還請您坐鎮我羅德家族,掌管家族所有企業,我願奉上家族所有財產,您就是下一任羅德家族族長。

「卜凡,我們兄弟之間也就不說什麼了,你若是想要,這北疆王給你又如何?從今日起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北疆百萬將士遠赴而來!」

…..

這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在林卜凡腦中閃過,林卜凡不由回想起這戰火紛飛的四年。

北疆自古便是諸國戰場,長時期的戰火導致北疆的空氣之中都多了一絲血氣味。

身為華夏古醫傳承者的他,毅然決然決定在北疆建立起這座茅草屋,題名「仁義醫館」,從此懸壺救世。

林卜凡已經記不得,自己在這四年中救了多少即將死亡的生命。

更記不得,仁義醫館收留了多少孤膽英雄。

但!

他以一己之力鎮住了廝殺百年的北疆末地,終結了這場死傷無數的戰場。

就在昨日,林卜凡傳信與十方諸國聚集於仁義醫館。

親自提筆,書寫下這象徵著和平的十方條約。

在這一刻,十方諸國數百年以來所有的恩怨,在歡笑聲中消失。

十方諸國王將紛紛把酒言歡,載歌載舞。

於是。

難得清閑一晚的林卜凡竟然有點想家了。

回想起她那白嫩的肌膚,一雙動人的美眸,被淡白色護士服所隱藏住的傲然身材…….

想到這裡,林卜凡嘴角昂起一抹笑容,眼底儘是思念之意。

「諸位,我林卜凡何德何能,能被諸位如此抬舉。

不過,家中老小還在等着我林卜凡回去照顧,無比挂念。

話音剛落,林卜凡瀟洒轉身,揮一揮衣袖向南遠去。

「吾等,恭送館主。

「恭送,醫仙。

吼聲震天動地,宛如神兵下凡。

十方諸侯王將,紛紛鞠躬迎送。

……

兩日後,深夜。

京城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護士站。

宋傾淮頂着一個黑眼圈,硬撐着寫完了最後一張值班日誌。

她揉了揉眼睛,將一旁的咖啡一飲而盡。

這已經是她在急診室連續值夜班的第五晚,就算是有咖啡支撐,她也意識到自己的身體達到了極限。

但她絲毫不敢質疑護士長張姐的安排。

畢竟這份工作是宋傾淮養家糊口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宋傾淮心中很是清楚,這一切都是拜託那住在特級病房內,那有錢有勢的劉家大公子劉偉所賜。

「咚咚…..」

敲門聲響起。

宋傾淮打了個寒顫,起身前去開門。

「來了。

打開門,只見劉偉手中拿着一盒小東西,仔細一看竟然是開塞露。

這人正是,宋傾淮心中的噩夢,劉偉。

「哈哈哈,宋姐姐,我這半夜不知道怎麼就便秘了,要不你幫幫我?」

劉偉一臉猥瑣,眼睛不老實地在宋傾淮身體上下掃視,他一邊說著,將手中的開塞露塞入宋傾淮手中。

「小姑娘,你可得抓緊了,我可快不行了,快被這便秘憋死了。

宋傾淮嬌軀顫抖。

雖然她已經預想到自己將會被劉偉騷擾,但她實在是沒想到他竟然這般無恥到這種地步。

「你….你別太過分!」

宋傾淮委屈地紅了眼睛,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後退了幾步,那開塞露就像是燙手山芋一般,慌張地丟到地上。

「劉少爺,您放過我吧。

「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的,再說我已經結婚了,我丈夫叫林卜凡。

劉偉絲毫不在意地撿起被丟在地上的開塞露,戲謔的看着宋傾淮。

「誰?林卜凡?」

「他就是一廢物光會吃白飯,看看你跟着他受的那些罪,若是你從了我,什麼榮華富貴享受不到?」

「不過,有一點你是說錯了,應該是亡夫林卜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