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吞馮國金黃姝》[生吞馮國金黃姝] - 生吞馮國金黃姝第2章  (2)

伸出的手扼住了喉嚨。
馮雪嬌摸了半天開關,最後按開的是浴室燈。
光透過廉價酒店的磨砂玻璃漫上床,馮雪嬌坐直身,又跟我要了根煙,生疏地抽了兩口,神神秘秘地說,我跟你說這個事,你得發誓一定不能跟第三個人說。
她的表情好像小學五六年級時偷偷跟我講咱班誰誰又跟誰誰好了,幼稚得可笑。
我說,行了,趕緊吧。
馮雪嬌說,就昨天,我爸又跟了一個案子,女孩十九歲,屍體發現時已經凍僵了,扔在鬼樓前的大坑裡,赤身**,腹部被人用刀刻了奇怪的圖案,聽着耳熟嗎?
我本能地坐起身,說,跟十年前一模一樣,秦天乾的。
馮雪嬌點頭說,對,可是秦天幾年前就死了,死前一直都是植物人。
我反問,那又能說明什麼?
馮雪嬌說,說明十年前,我爸可能真抓錯人了。
有沒有可能是模仿作案呢,像美國電影里演的那些變態連環殺手一樣?
很快自己又否定了這種想法,畢竟我們那裡不是美國,生活也不是電影。
馮雪嬌繼續說,要是這個案子翻案,我爸這輩子都過不安生了,你說,秦理他哥不會真是被冤枉了吧?
我說,別瞎想了,當年鐵證如山,秦天該死,你爸是英雄,全市人民都知道。
馮雪嬌好像聽不見我說話,自己跟自己說,我爸心真挺軟的,除了老宋,這些年他心裏最不踏實的就是秦天秦理哥兒倆,主要是秦理,以前我爸總說,秦理本來能有大出息。
我問她,你餓不餓,給你泡碗面啊?
馮雪嬌說,不餓,記得你答應過我,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
我說,知道。
不過我現在還沒醒酒,不確定你剛才講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等我明早睡醒了再想想,太像夢了。
馮雪嬌反問,你指哪個不真實?
老宋還是秦理?
我說,所有一切都不真實,包括你。
水開以後,我給自己泡了碗康師傅,等面好的三分鐘里我給馮雪嬌把一杯熱水吹成溫的。
馮雪嬌說,以前沒發現,你還挺體貼,壺刷了嗎?
我說,刷什麼壺?
馮雪嬌說,國內賓館裏的壺都得刷過再用,聽說很多變態往裏面放噁心的東西,不刷不敢用,除非渴死,我一般都不喝。
我說,是不是所有從國外回來的人都跟你一樣矯情?
剛說完,我才發現自己是全身**暴露在椅子上,而馮雪嬌靠在床上用被子遮住脖子以下,這樣似乎不太公平。
馮雪嬌的脖子特別長,她眼帶醉意地盯着我看,我下意識夾緊雙腿,把她給逗樂了。
她把煙捻了,說,王頔,聽我一句,回家以後好好找個工作,找個正經女朋友,踏踏實實過日子,要不然白瞎了,知道嗎?
我點點頭。
面泡好了,才發現叉子被我壓麵餅底下了。
我的人生似乎一直在重複犯類似的錯誤,當時看着沒多重大,等發現時已經滿盤皆輸。
大二那年冬天,我爸的生命突然就只剩兩個月了,所有事一瞬間都不歸他說了算了。
他的肺和一半的肝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瘤子,因為一場半月不退的高燒才查出來,此前他已經有十幾年沒去醫院體檢過了。
在我記憶里,他體壯如牛,力大無窮,我六歲那年,隔壁小區一個經常欺負我的盲流子被他用單手揪到半空中後又丟出去好幾米遠,臉都摔花了,打那之後我都再沒跟他撒過嬌,在學校犯什麼錯誤也變着法兒瞞着,怕他把我揪起又丟出去,再也回不來了。
如此一副軀體,當得知留在世間行走的時間只剩兩個月後,可能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繼續推着他那輛倒騎驢,又出去賣了三天炸串,生意居然比平時還好,大概天剛開始轉冷,大家都願意吃點熱乎的。
直到後來實在站不住了,才被我媽強行送進醫院,又過半個月,軀體已經無法下床了,我媽才給我打電話,叫我從北京趕緊回去。
他去世前的每一個夜裡,我都在他身邊陪床,有幾個晚上我媽回家洗衣服不在,總感覺他有什麼話想交代,但又沒什麼可交代。
有一次他跟護士要了紙筆想寫遺囑,下筆卻發現除了「遺囑」兩個字本身,沒什麼好寫的,一沒財產二沒遺願,家裡唯一的老房子寫的是我媽的名,最後反覆要我答應照顧好我媽,另外說自己早年買過一份保險,受益人是我,算了算死後能給我留七萬多——七萬四千五百零六塊六,他的命最後值這麼多錢,都放我手裡了。
大三那年,我背着我媽拿出其中五萬跟同學合夥在大學校門口開了一間奶茶店,想着錢生錢,給我媽減輕負擔,結果不到半年店就黃了,錢一分不剩。
我媽也沒說什麼,繼續每晚推着那輛倒騎驢賣炸串,白天還要掃大街。
後來我才知道,我被那個同學給騙了。
有天晚上喝醉了回到宿舍,我把那騙子給打了,對方腦袋縫了十七針,我被留校察看。
大四最後一個學期,專業課考試,我抄襲被抓,加上之前的處分,畢業時學校只給了我張肄業證,沒學位,去人才市場找工作,進門都費勁。
畢業以後,我留在北京打各種零工,最久的一份工作也沒超過八個月。
給一家房地產公司寫企劃書,一個月abc 五,後來那家公司老闆卷錢跑路了,公司也就沒了。
這一路走過來,到底錯在了哪一步,我至今還是沒想通。
以我那幾年的經濟狀況,就該學那些賴在北京不甘心回老家的年輕人一樣去住地下室,但我選擇厚着臉皮賴在高磊家客廳的沙發上,跟他和他的租客三個人住一起,他自己一年有半年都在出差。
房子是高磊家買的,我從沒給過房租,每個月請他喝幾頓酒抵了,算是默契。
高磊是我初高中六年的同學,如果非要說一個算得上好朋友的人,那高磊應該就是——其實,本該還有三個人,馮雪嬌、秦理、黃姝。
初二那年,加上我跟高磊,五個人一起發過誓,誓言具體內容是什麼不記得了,大概跟七爺和他那六個把兄弟說過的大同小異吧,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今生不離不棄。
但我們誰也不知道,至少我不知道,人生到底從哪一步開始走錯,以至於多年後的我們形同陌路,相遇離別都像發生在夢裡。
而如今,其中兩個人也許已經在另一個世界裏重逢,正一起似笑非笑地看着活人繼續享福或是受罪,像看戲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