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女的恩賜》[聖女的恩賜] - 第2章 初遇

川柏皺了皺眉頭,仍未回答。

紫蘇見他未回答向前走近看到了他臉上的傷口,之前眼中的笑意減淡,染上擔憂的神色,

「你臉上怎麼回事兒」紫蘇小心翼翼的撫上川柏的嘴角,突然的接近是他始料未及的,隨之而來的是撲鼻的清香,在哪一刻心跳似漏了半拍,便忘記了做出反應。

「疼不疼啊,一定很痛吧」,紫蘇更靠近了一些,輕輕的吹了吹傷口,他們的距離更加近了一步,近到他能看清她的臉上細小的絨毛,卷翹睫毛垂下的陰影、

川柏撇開了她的手,淡淡道「你到底有什麼事?」

紫芙委屈道「不是昨天你讓我來的?我聽到了我就來啦啊。」

他懶得繼續辯解,腦袋實在昏沉的厲害,轉身進到房間躺下。心想着應該一會兒她應該自己會離開也沒多管。

不知睡了多久,睜開眼入目是一片昏暗,他起身拉開窗帘彼時太陽已快落山,他走出房間看四下無人估計那個女孩應該走了,

「嘭嗙」一聲從廚房那邊傳來動靜,他本以為應該是野貓之類的,走近一看,一抹綠色的身影在眼前晃動,

「呀!對不起喔,把你吵醒啦。」她轉過身來,對着他粲然一笑,眉眼都跟着生活起來,額頭鼻子上還有些不知道從哪裡蹭到的灰塵,

「你睡醒了嘛?你這裡怎麼水也沒有,你肚子肯定餓了吧,快,我這裡有幾個包子還有粥你喝一點」,隨後彷彿獻寶一樣的將包子舉到他嘴邊。

他並沒有接過,沉寂的眸子盯着她想要看出什麼破綻,「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可惜她依舊笑容未曾減淡,甜甜的說「我不是講啦好多遍啦嘛,我來找你的嘛,你怎麼老是問這個問題」。

他無奈的按了按眉心,似乎剛消下去的頭痛又再次浮了上來,他長舒了一口氣,又問道「你家在哪?」。

她聽到這個頓時又興奮起來,拉住他的手往外帶,來到門口指着天空對他講「吶,就在那裡」,他看着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攤上了一個大麻煩,估計這個孩子腦子有點不太正常,但又看她的穿着不似是被丟棄的,應該是走失。

他深吸了一口氣,準備下樓,那女孩也跟在他身後嘰嘰喳喳的講着,

「對啦,這麼久了我還不就知道你的名字」她突然跑到他面前站定,他很高紫芙只得仰着頭看他,少年五官深邃,嘴角上的淤青還未散去青與紫在嘴角漾開。

他低頭看着她的臉,臉上的灰塵映襯的小臉更加白凈,就好像是從哪裡鑽出來迷路的小花貓,「川柏」。

「川柏,你好呀,我是紫芙!」還如同初時見面時向他伸出了手,他盯着她的手竟也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手還未觸及,她向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她的手很小感覺一個手掌就可以握住,溫暖柔軟的一小團,「握了手,那我們以後就是好朋友啦!」她笑着抬頭看着他,眼睛裏好似藏匿了碎星,清澈的能讓他看到他的樣子,他突然感到身體有點熱,耳尖微紅。

「那現在我們要去哪裡呢?」她仍未放開他的手想拉着他繼續往前走,他撇開眼放開她的手,「你一個女孩子怎能這麼隨隨便便跟着別人走……」,話還沒說完她接著說道,

「不是別人啊,你是川柏啊」,她又重新去拉住他的手,「一起走嘛,你這邊好難走喔,那天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的,這邊都沒人可以問路,你看為什麼要住在這啊?」。

他短暫發愣了一會兒,定了定心神,還是將手抽回,「 我就在你旁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