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銘夜》[生而銘夜] - 第9章 九字真言劍陣(2)

在三者的作用下,糜願動彈不得,好像要被壓碎一般,且不能動也不能逃,只能硬吃那道連空間都能割裂的劍光。

他的法相被從肩膀處斬成兩半,他身體同樣的地方也出現一道恐怖的傷痕。

但就算如此糜願的蓄力依舊沒有被打斷,耗時許久的攻擊終於好了。

沒有什麼華麗的招式,糜願只是盡全力衝破壓力的束縛,縱使已經全身鮮血,依然一拳轟出。

如同山嶽般的黑龍朝雷曉春衝去,它黑龍的樣子只裝飾,真正的攻擊是其體內的拳影和拳意。

見狀不妙的雷曉春打算跑路,沒想到這一拳比當年強太多了,直接鎖死了他周圍的所有空間,他無法移動了。

「拼就拼,我害怕你!」

雷曉春將剩下的兵、者、皆、列四字全部動用,保護自己的同時也打算硬拼一把。

兵字,者字處斬出的劍光合二為一,幻化成漫天飛劍,這是九字真言劍陣中殺傷力最大的一招,劍帶意,如人臨,萬劍起,生靈滅。

皆字處斬出的劍光射入雷曉春的身體中,這是保命符,敵不過也不至於讓雷曉春身死。

列字處斬出的劍光幻化出數面刻滿古老符文的盾牌,它們將雷曉春圍在**,成為他最結實的屏障。

漫天飛劍迎向黑龍,每一把飛劍都如被真正主人掌握一般,發揮着自己最大的威力。

雖萬劍齊斬,每一把劍斬出的劍氣卻都不同,但它們融合為一道能與黑龍抗衡劍氣,殊途而同歸。

兩者間的碰撞猶如另一顆太陽在天空高掛,兩日高懸的壯觀畫面吸引着眾人的目光。

真正的美景往往都是轉瞬即逝,這新一輪的太陽如同曇花一現,沒維持多久便消失了,因為兩者間已然決出了勝負。

是雷曉春險勝,漫天的飛劍終究撕碎了黑龍,剩餘的劍氣將糜願從空中擊落,生死不知。

收起九字真言劍陣,雷曉春也從空中落下,他要去看一下糜願到底死了沒有。

這一場戰鬥他其實是沒底的,他手中的九字真言劍陣其實已經破敗不堪了,早已沒有當年的威力。

但他賭了一把,賭這神器就算殘破不堪也能誅殺糜願,神器就是再殘破它也是神器,威力不是一般武器能比的

他贏了,雖是險勝,但不影響,贏了就好。

雷曉春慢慢走向糜願落下的地方,他已經不着急了,勝負已定。

不久,他來到一個巨坑旁,這是糜願從天空墜落後砸出來的。

看着巨坑中間還剩微弱氣息的糜願,或者是寧浩,雷曉春打算給他致命一擊。

就在他要動手時,一股危險至極的氣息在其身後湧現。

他冷汗直流,停下了即將祭出的飛劍,九字真言劍陣瞬起,猛然回頭。

他仔細一看自己身後什麼也沒沒有,但那股危險的氣息依舊還在,他不敢亂動。

「走,或者死,選一個。」

冰冷的聲音傳入雷曉春的腦海中,他不由得心生恐懼,汗毛都豎起來了。

就在他打算詢問一下時,他發現自己依然身處一片嶄新的空間中。

這裡只有無邊無際的黑暗,唯一的亮光是上方一雙散發著紅光的眼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