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銘夜》[生而銘夜] - 第7章 各方涌動

「你瘋了?」

王龍覺得霜落嘆可能已經被嚇傻了,在中途自己停下,是活膩了嗎?

「我沒瘋,只是覺得落葉歸根好一點,我對修行沒什麼興趣,死我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鄉。」

霜落嘆解釋着,他是真的對修行沒有什麼興趣了,回家做點事情還好一點。

聽到霜落嘆此言,宿友紛紛輪番上前勸阻,當然沒有一絲作用,想走的人你是攔不住的。

舍友們見努力無用只好放棄,霜落嘆想死就讓他去吧,他們想活着。

「沒人願意跟我在中途停下來嗎?」

霜落嘆打算仁至義盡,能帶走一個是一個,這段緣需要自己斬斷。

眾人用看待睿智的眼光看着霜落嘆,他腦子真的沒病吧?

見眾人無此意願,霜落嘆只能嘆息一聲,又是一段未能完結的因果。

……

黑夜吞噬白晝,白晝衝破黑夜,一天時間悄然過去了。

大早上要走的眾人已經拿着自己的行囊在校門口集中,等待着寧浩的歸來。

可是就算他們由白天等到傍晚,依舊不見寧浩的蹤影,眾人想着他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

就在眾人打算先回去等消息時,一輛班車突然急剎車停在學校門口,滿身是血的寧浩走了下來。

「抱歉耽誤了點時間,我去找車的時候被市中心的小怪物們堵了,費了點力氣才從它們搶回一輛較為完整的班車。上車,我們現在就走,耽誤了太多時間了。」

寧浩示意眾人上車,他讓一名老師開車,自己坐鎮車頂,防止有空中有怪物突襲。

幸好寧浩找的這輛班車夠大,勉強能裝滿要走的人,不然分兩次的話,危險會成倍增加的。

坐在窗口旁的幾人看向自己的校園,不由得心生離別之感,不知這一別是不是就是永遠呢?

「出發!開啟導航,目標,蒼月村!」

隨着寧浩一聲令下,班車啟動,前往未知的征程。

……

國家軍方重地之中,一場圍棋的對弈正在進行着。

「小子,沒想到當年你真的能活下來,是我看走眼了。」

棋盤中手持黑子的是一位駝背老人,他面容蒼老,身穿青色長袍,腰掛黑色葫蘆。

「多虧了前輩你我才能活下來,要是沒有前輩以命與它相搏殺,晚輩怎能在那場浩劫中苟活下來。」

與老人對弈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身穿黑色龍袍,腰掛長劍,盡顯王者風範。

「呵呵,當年出征三十一人,活下來的卻只有我一個,我沒有資格得那份榮譽,這份榮譽是屬於那些戰死的兄弟們的。」

老人說完後,頭望天空,追憶着過往的一切,其實有時候,活着才是最痛苦的。

「謙虛了前輩,不管結果如何,你的功勛永遠刻在了人間簿上,我替華夏數億生靈由衷的感謝您。」

中年男子朝老人鞠了一躬,這位老人值得他彎下身子鞠躬。

老人沒有動,算是承受了這位古時第一位人皇的謝意,老人笑了,在棋盤上落下一顆黑子後就憑空打開一道空間之門,走入其中。

看着離去的老人和棋盤上的棋子,中年男子嘆息了一聲,他輸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