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道至尊》[神道至尊] - 第7章

站在屋外,姜雲猶豫了半天,終於還是沒有走進屋,只是站在門口輕聲的道:「爺爺,我要走了!」

為了避免離別的悲傷,姜雲決定不驚動姜村任何一個人,悄悄的走,但是他並不知道,自己這一天的離開,其實爺爺一直悄然跟在他的身後,直至他平安歸來。

此時的姜萬里當然聽到了姜雲的話,而他也在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現身,再叮囑姜雲點什麼,不過最終,他還是沒有動。

「砰砰砰!」

姜雲跪在地上,朝着小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道:「爺爺,您放心,最遲五年,我一定會趕回來的!」

直起身來,姜雲用無限留戀的目光,緩緩的掃過村中的每個角落,終於一咬牙,轉身邁步,一步步的走向了村口,走出了村子。

站在村口,姜雲再次跪倒,對着整個姜村,對着所有的姜村人,又磕了三個頭,感謝他們這十六年來對自己的養育之恩。

「走!」

用力一跺腳,姜雲終於轉身大步而行。

十六年前,姜雲空空而來,十六年後,姜雲空空而去,唯一多了一塊姜月柔送給他的石頭。

姜雲並沒有立刻用上萬里神行符,而是依然用雙腳,沿着熟悉的山路緩緩走着,因為他想再多走一遍這十萬莽山,好讓自己在以後的歲月中,能夠多點美好的回憶。

「姜叔,真的就讓雲娃子這麼走了?他都沒和人打過交道,就這麼出去了,怎麼在外面生存啊?」

村口的大樹之上,注視着姜雲越來越遠的身影,姜穆實在忍不住開口,希望姜萬里能夠改變主意,讓姜雲留下,或者,哪怕讓自己送姜雲離開也行啊。

姜萬里沒有回答,直至姜雲的身形徹底消失不見之後,他才緩緩轉頭,那雙始終眯着的眼睛突然睜開。

隨着他的睜眼,明月高懸的夜空之上陡然響起了一聲驚雷,聲震蒼穹,而他的眼中更是有着兩道金光暴起,化作一個古怪的符文,直直的射在了姜穆的眉心,沒入其中,並且沉聲開口:「醒來!」

「嗡!」

金色符文入體,姜穆的身體重重一顫,渾身上下陡然升起了一股龐大的氣息,直震得整個大樹,甚至整個姜村方圓百里都是微微一顫,如同地震一般,並且這氣息還在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四面八方瘋狂蔓延。

而這時姜萬里也再次開口道:「收斂!」

姜穆猛然打了個冷顫,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瞬間消散無蹤,看上去他和先前並沒有什麼不同,但是眉心之中,卻是多了八顆彩色的印記,並且雙眼之中更是有着金光湛然,整個人分明就是換了個人一樣。

從口中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姜穆眉頭一挑,看向了姜萬里道:「清明夢?」

姜萬里輕輕的點了點頭。

「為了雲娃子?」

「恩!」

「姜叔,這雲娃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不知道!」

「這……」姜穆面露震驚之色道:「姜叔,你連雲娃子的來歷都不知道,就不惜施展道術清明夢,甚至帶着我們姜族上百人來這裡,陪他度過十六年?」

「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聽到姜萬里那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姜穆不敢再問了,清明夢中他渾渾噩噩,但是現在既然醒來,他可是十分清楚,自己這位族叔的身份和脾氣,而能夠令他如此費心費力的做事之人,自己最好還是不知道的為好。

想了想,姜穆再次看向了姜雲消失的方向道:「姜叔,要不要滅了風族和輪迴宗?尤其是那個風無忌?他們的存在,對於雲娃子來說必然會是個威脅啊!」

姜萬里的雙眼再次眯上,搖了搖頭道:「有威脅才會有動力,那風無忌也算得上資質不錯,他活着,對於雲娃子的成長多少會有點幫助。」

頓了頓,姜萬里接着道:「至於風族,本就稀少,況且也罪不至死,他們想抓雲娃子,不過是意外感應到了雲娃子身上的氣息,別說他們了,當初我都差點忍不住將雲娃子給煮了吃了!」

「嘶!」姜穆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道:「雲娃子該不會是,是先天,先天道體吧?」

姜萬里眉頭微微皺起,顯然這個問題也困惑了他很久:「像是,又不像,總之我也搞不清楚,但不管是什麼體,我也已經用我姜族的秘術遮掩了。」

姜穆仍然有點不甘心的道:「姜叔,那真的就不管雲娃子了嗎?」

「我管得了他一時,管不了他一世,再說,他雖然不是我族,不能修鍊我族功法,但是這十六年的時間,我能為他做的,都做了!以後怎麼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