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散霧小說》[入秋散霧小說] - 入秋散霧小說第2章  (2)

了起來,她還對我的婚事抱有希望。
其實不僅是她,我的父母親族,還有皇宮裡的皇上皇后,都還抱有希望,覺得他可以回心轉意。
畢竟容鈺與我這麼多年的情誼,說沒就沒,讓人怎麼能忽然接受。
可是,他們沒有想過,即使容鈺回心轉意。
可我不會。
我放下剪刀,微抬了手,像是要捂着心口的樣子,心一抽一抽地疼,腦子卻清醒又堅定。
我與容鈺再也回不到過去了,即使有一天他真的恢復了記憶,也回不去了,隔閡已經產生,就無法消弭。
我從小就被要求盡善盡美,我不會喜愛不再完美的人或事物。
譬如那件鳳凰羽翼沾了血、髒了的嫁衣。
譬如太子其人。
沒過幾天,李河帶着一隊人來了相府,搬着一堆箱子,見到我,漲紅了臉,很是尷尬。
「姜姑娘,太子說既然一別兩寬,東宮就不該留着姑娘送來的這些東西了,免得曲姑娘看了不開心。
」自我訂親起,母親就叮囑我要時常做些衣裳香囊,送到東宮和中宮,表現姜家嫡女的賢惠,這麼些年了,陸陸續續送進宮的東西,也不算少。
看着那一個個箱子,有些刺眼,我苦笑,「太子殿下倒是想得周全。
」李河撓着頭,不知如何作答。
我看着那些東西,忽然想起來好多舊事。
我滿一歲時,抓周禮上,放着滿桌琳琅滿目的寶物沒選,磕磕碰碰,踹掉了不少寶貝,從這一頭,爬到了那一頭,然後一把抱住六歲時的容鈺。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