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近長安遠》[日近長安遠] - 第6章 負重逆行

司弈居住在城南的山腳下,西北的黃沙一夜之間就侵襲了整座山,連綿不絕的山上是越堆越高的塵土,紮根再深的老樹也無力阻擋,只能隨着沙海浮沉。站在山腳下,隱約可以感受到大山蓬勃的生命力,但是入目的卻是垂垂老矣的景象,漫山遍野,枯木橫生。

山腳下,圍成院子的土牆,早已經被風侵蝕的殘缺不全,幾間林立的屋子,難掩歲月的煎熬。伊琴走進院子,發現即使黃沙漫天,屋子依然收拾的很乾凈,乾淨到好像天地間,只剩下了風和塵埃,吹過這人世間,帶不走一片雲彩,因為本就空無一物。

「你好,你是來找司弈大人的嗎?」中間的屋子裡出來一位婦人問伊琴。

「是,勞煩轉告一下,伊琴前來拜訪。」伊琴說。

「哦,大人不在,你先進來吧,外面太陽毒。」那婦人將伊琴請進了隔壁的屋子說:「你先坐一會兒,大人就快回來了。」

「好,有勞了。」伊琴進了屋子坐下,不出所料的屋子裡可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實在不像一個國家舉足輕重的人居住的地方。簡單的桌椅,完全是自己手工打造的,牆上掛着弓箭,滿室清貧。

隱約聽着外面有人問話:「有客人來了嗎?」

方才那婦人答道:「是,來找大人的,我請他在會客室稍等片刻。」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這兩天就不用來了,路上注意安全。」

「那我就走了,您和大人也要保重啊。」

「嗯,別擔心,去吧。」有腳步聲漸行漸遠。

另一個人走到屋前敲了一下門,就推門進來了。伊琴見進來一位女子,猜測應該是司弈的夫人,便起身見禮。那人笑着虛扶他一把,請他落座。

「客人是從哪裡來?」那位女子邊倒水邊問。

「從都城,玄天閣來。」伊琴手扶着水杯,點頭致謝。

「都城?可是帝堯有什麼吩咐?」女子疑惑的問道。

「這倒沒有,我是奉帝堯之命,前來與司弈大人商討射日之事的。」伊琴說。

「這件事已經確定了嗎?」女子皺着眉頭問道。

「有太多的未知了,我也不敢說什麼確定的事情,只是儘可能的確保能有一個好的結果。」伊琴不敢妄下結論。

「怎麼樣算是一個好的結果呢?我院子里的花,還有可能再開嗎?」女子望着外面的土地,像是看到了昔日的花朵。

「會的,總有一天,這裡會有繁花似錦。」這綿綿不絕的山脈給了伊琴莫大的勇氣,他想着若有一日繁花盛開,定然要將這景象傳遍寰宇,叫那些離開的人看看,看看這滿山鮮花是如何盛開的。

「那先生會種花嗎?」女子看着眼前雄心壯志的年輕人,笑着問他。

「抱歉,我還真的不會種花,又說大話了。」伊琴不好意思的看着那女子,有些手足無措。

「沒關係,我會啊。人各有所長,先生大志,願為我們這些人奉獻自己,那我們也會配得上先生的付出的。」女子笑着安慰。

「夫人不走嗎?司弈大人不是決定要走了嗎?」伊琴疑惑道。

「他有他必須要走的理由,我有我留下的原因,帝堯沒有和你說嗎?」女子問他。

「這個到沒有提起,最近大家都忙着為出發做準備,帝堯更是分身乏術。」伊琴說。

「是嗎?」說完之後,那位女子就沉默了,伊琴思忖着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

外面傳來了雜物墜地的聲音,那位女子笑着迎出門去,伊琴也跟着出了房門,看到司弈帶着幾根粗木回來。

司弈看到伊琴也沒有意外,直接招呼他過去幫忙抬木頭,說:「放整齊一點兒,她有強迫症,不整齊看了會難受。」

那女子笑着說:「伊琴先生是客人,怎麼能讓他幹活呢?」

伊琴趕忙說:「沒事,正好活動活動,整天待在玄天閣人都僵硬了,也沒什麼活動的機會。」

司弈對着那女子說:「你先進去吧,我們搬完進去聊。」

那女子走上前,替司弈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好。」之後就進了屋子。

將木頭整齊的放到牆角之後,司弈和伊琴也進了屋子。外面的太陽實在太烈,就待了這麼一會兒,整個人就被汗水淋**。而這個地方又無遮無攔的,進了屋子感覺也沒有好多少。日光無處不在,躲在暗無天日的地方都是一種享受,而直接居住在陽光之下的人,不由讓人覺得有些怪異。

伊琴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