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近長安遠》[日近長安遠] - 第5章 留下

虞風一進來,就看到唐堯和唐離兩個人蹲在後面院子里,不知道在說什麼。於是他放輕腳步,走到了他們身後。

「統計名單已經出來了,或許讓文淵閣先出發,不是一個好主意。」唐離手裡卷着統計表說。

「為什麼這麼說?」唐堯拿樹枝戳着地面問。

「有很多人重土難遷,不願意離開,而且大多都是老年人。」展開手上皺巴巴的紙,唐離無奈地說。

「那又怎麼了,你怎麼知道他們是不願意離開?而不是有自己的夢想,想去其他地方創造價值呢?」唐堯反問。

「有道理啊,老當益壯,老驥伏櫪,老而彌堅。」唐離一下就興奮起來了。

「行了行了,別顯擺了,按計划出發吧。」唐堯嫌棄地說。

看到他們聊的投入,虞風無奈開口:「我說兩位大人,咱們能注意一下形象嗎?」

「哎呦,虞大人什麼時候來的?失禮失禮。」唐離誇張地作揖道。

「好了,進去說正事。」虞風把兩位接地氣的人叫進了議事廳。

議事廳裏面,已經準備好了剛剛彙報上來的文件,三人依次落座,翻看着桌上最新的統計表。風穿堂而過,掀起了桌上文件的一角之後,奔向了後面的院子。以前有繁花似錦,現在連風來了都沒有落腳的地方。土地一戳一個洞,鬆軟的好像可以埋掉整個夏天。

「文淵閣所有資料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虞風抬起頭,對着唐堯說。

「好,那些老傢伙一走,我看誰還管得了咱們。」唐離略顯囂張地說。

「你省省吧,想幹嘛?當我這個文淵閣元老不存在是嗎,還想翻天了不成?」虞風無奈地說。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廣大學子苦文淵閣久矣,我替他們開心啊。」喜形於色的唐離說。

「用得着你開心,跟着他們走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操的這些閑心。」虞風不太想和這個學渣多說。

「虞風,讓民生部最後調查一遍民眾意願,沒問題了就準備出發。」唐堯對虞風說。

「好的,現在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外邦管理局那邊反饋,最近有不少外邦人申請加入文淵閣,請求一起出發去沉舟。」虞風看着報告說。

「他們在想屁吃,要去自己去,我們可不伺候。」唐離先炸了。

「用什麼申請?他們準備納什麼投名狀?」唐堯饒有興趣地問。

「祭司閣的占卜之術。」虞風說。

「哈哈哈,想太多了吧,他們不會以為我們真的能看得上他們這些小兒科吧?」聽到這兒唐離可不急了。

「對啊,他們對祭司閣總有一種迷之自信。」虞風無奈地說。

「不用管,以後這種消息直接給伊琴,不用往上報了。」唐堯說。

「好,已經整理了一份給他送過去了,這些人可不好帶,他有的辛苦。」虞風戲謔地說。

「讓他頭疼去吧,道不同不相為謀。走吧,去看看咱們工作的進程。」唐堯率先走出了議事廳,兩人起身跟上。

另一邊伊琴看到管理局送來的申請,頭疼的叫來了幾個人。進來的人都一頭霧水,不知道祭司閣的大人叫他們過來做什麼。最近大家都在一門心思的做任務,眼看着時間越來越近,不由都有些着急。難道是又有什麼變故?幾個人心裏犯着嘀咕。

「大人,您找我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站在前面的人率先問道。

「我聽說你們都想申請加入文淵閣,提前離開地球,想去沉舟?」伊琴翻看着名單,對應着眼前的人說:「你是研究歷史的?」

「是的,大人。我覺得我更適合文淵閣。」那人恭敬的看着伊琴說。

「那你呢?打算把祭司閣教你的東西獻給文淵閣?」伊琴問站在他左手邊的一個年輕人道。

「是,祭司大人沒有說不可以外傳。他囑咐我們要活下去,不管做出什麼努力,活着最重要。」被伊琴看着的年輕人耳朵都紅了。

「你們知道堯帝為什麼同意我們過來嗎?」伊琴看着眼前的幾個人說:「你們真以為憑你們這點學識,能起什麼作用嗎?即便祭司大人親自來了,也未必可以加入文淵閣。」

「怎麼可能,加入文淵閣這麼難嗎?」有人不解地問道。

「我們的那些東西,不過是從他們手指縫裡漏出來的一星半點,當初落在東方的遠洋艦上,承載着整個地球最璀璨的文明。」伊琴站起來走至窗前,望着玄天閣外隱約可見的遠洋艦說道:「我們所繼承的,只不過是極少的一部分,他們是瞧不上這些的。」

「這個我聽祭司大人講過,所以東西方的差異才會這麼大。」研究歷史的那人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