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近長安遠》[日近長安遠] - 第10章 冥王星

「有冥王星的消息了?」唐離匆匆趕到會議室的時候,唐堯、虞風還有玄天閣的人都已經到了。

「對。」虞風對他說:「玄彬他們在探索離散盤外圍的一顆小行星時,發現了冥王星的標記。」

「嗐,我還以為見到他們人了呢,結果就是給咱們排除了一個錯誤選項嗎?」唐離不以為意地說。

「看來他們當初也是想選擇近點降落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轉變了想法?」玄天閣的負責人說。

「可能只是試個點兒,他們不是一直都想離得遠遠的嗎?」唐離說。

「有可能。」玄天閣負責人轉頭問玄彬:「那顆小行星上面還有什麼線索嗎?」

「沒有,目前就只發現了一串數字。」玄彬站起來介紹道:「這次的小行星探測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有沒有人類活動痕迹,附近的幾個星球上都沒有這種標記,只有這一顆上面有,而且還不止一處。」

「一共有幾處標記?」唐堯問。

「一共有三處,我們把坐標標記出來了,您可以看一下。」玄彬把三維展開的標記點圖畫遞給唐堯。

「有什麼講究嗎?」唐離也湊過來看。

「目前還沒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伊琴先生也看一下吧。」玄天閣負責人遞了一份給伊琴。

「好,多謝。」伊琴道謝之後接過圖畫問:「這串數字有什麼特殊的嗎?」

玄天閣負責人向他解釋道:「因為冥王星有五個已知的衛星,軌道由內到外依次為:冥衛一、冥衛五、冥衛二、冥衛四、冥衛三。所以15243默認是冥王星的標誌,再加上之前聯絡的時候,一直使用的密碼也是這串數字。」

唐堯問玄天閣負責人道:「目前有推測出他們去哪兒了嗎?」

玄天閣負責人說:「冥王星是體積最大的外海王星天體,其質量僅次於位於離散盤中的鬩神星,據我們推測,很有可能他們登上了鬩神。」

「但是離散盤內的天體運行軌跡極其不穩定,很難確定是向內拋射還是向外拋射的天體。」伊琴補充道:「有些跡象顯示半人馬群只是單純的從柯伊伯帶被向內拋射,可以稱為『內海王星天體』。事實上,有些天體,像是1999 TD10已經模糊了這些觀點,因此小行星中心已經將黃道離散天體和半人馬群一併列表。依據這已經混淆不清的範疇,有些科學家已經改用『離散柯伊伯帶天體』來涵蓋或統稱半人馬群和離散盤內的天體了。」

聽聞此言,唐堯問玄天閣負責人:「鬩神星有什麼特殊嗎?它的軌跡穩定嗎?」

玄天閣負責人解釋:「鬩神星是黃道離散天體里的矮行星,在垂直黃道方向上的距離幾乎和平行方向上與太陽的距離一樣遠,軌道模擬確實顯示黃道離散天體的軌道是怪異且不穩定的。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鬩神星最終會從太陽的核心區域拋至奧爾特雲甚至更遙遠的地方。」

唐離聽完之後,有些意外地說:「難怪他們已經跑得不見人影了,好傢夥,跑那麼遠,不是說那附近的天體運行速度都很慢嗎?」

「離散盤內的天體運行速度是很緩慢,但是它們一旦脫離太陽系,就不確定了。」玄天閣負責人笑着說:「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有人發現黃道離散天體內的一顆小行星,因為它的近日點距離遠達76天文單位,所以不太會受到行星的引力擾動影響。」

「但是它們主要由岩石和冰組成,質量相對較小,一旦接近大的引力流,就很容易發生意外。」伊琴說。

玄天閣負責人肯定道:「是這樣沒錯,但是它們能穩定存在這麼久,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很有可能冥王星上的人發現了什麼,畢竟本來他們就離得近。」

看伊琴還在研究冥王星的資料,虞風對他說:「因為我們和冥王星上的人研究方向完全不同,雖然之前有過聯繫,但是我們對他們的了解也不是很多。」

唐離在回座位的路上拍拍伊琴的肩膀說:「對啊,不用研究他們,那幫人不識好歹,防備心理極強,能留個數字就很不錯了,八成是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的。」

唐堯對玄天閣眾人說:「雖然如此,但是對於冥王星的追蹤也要繼續下去,我不關心他們去哪兒了,怎麼走的,我只想知道冥王星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定要在你們離開之前搞清楚。」

玄天閣負責人起身應是。

走出會議室的時候,伊琴請教玄天閣負責人:「姜先生,之前在會議上說的,冥王星的研究方向是什麼?」

「你有聽說過一句話嗎?」玄天閣負責人笑着問他:「叫給我一根槓桿,就能撬動地球。」

伊琴吃驚地問:「他們是想帶着冥王星遠離太陽?」

玄天閣負責人邊走邊說:「是的,他們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那他們這是成功了嗎?」伊琴問。

「不算成功,他們還是走了。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就有些複雜了,在他們離開之後,反而事情有了轉機。所以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他們成功了,還是因為他們放棄了。」說完之後,玄天閣負責人就走了。

伊琴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之後,又走回會議室門口等着唐離,想具體問問冥王星的事情。這是他在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對於冥王星他們知之甚少。

唐離出來之後,伊琴就叫住他,說是想多了解一下冥王星的事情。唐離看他實在好奇,就把他帶到了唐堯的那個院子裏面。

院子還是那個院子,寸草不生,連蝴蝶也被關到玻璃花房裡了,徹底失去了最後一點生氣。只剩下他們無聊時戳出來的洞,還有信手塗鴉,畫的歪歪扭扭的樹,還沒有被塵土掩埋。風來了,就是一頭一臉的土,與周圍的建築格格不入,卻與整個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