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公寓:打工人從不認輸!》[人在公寓:打工人從不認輸!] - 第2章 豬隊友?(2)

而退?」

聽了黃友德的話,趙海棠:「用油彩筆把車塗滿?很浪漫啊!」

我去……

子喬等人都要崩潰了。

黃友德明顯就是套話啊!

「這讓我想起當年,在神力的單車上寫滿了情詩的往事!」

傭人阿拉丁,也就是張偉開口:「這個小男孩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故意損害財產罪,雖然情節不太嚴重,但是可以予以警告!」

黃友德懵了:「你們家僕人,也懂這個?」

美嘉笑道:「我們家的學習氛圍,一直很濃!就是為了給小小布樹立一個良好的學習榜樣!」

「比如我先生,他的偶像是愛因斯坦,而我的偶像是林肯!」

黃友德點頭:「那位女僕的偶像是哪位啊?」

「易中天,巴頓!」咖喱醬想也沒想的說道。

「一文一武,眼界開闊。」黃友德感慨道。

蘇若安笑看一切,心道。

老黃,你誤會了,她只是個老八,想得是一整天,八頓!

諸葛神力:「黃老師在不列顛留學,研究的又是西方音樂史,對交響樂應該很了解吧?」

「不敢,牛頓說過,我們都是在海邊撿貝殼的孩子,真理之海,廣袤而深邃,我只是略懂一二罷了!」黃友德十分謙虛道。

「說得太好了,像您這麼謙虛的老師,教出來的孩子,一定特別謙虛懂禮貌!」美嘉誇讚。

「我和輪蹲愛樂BBC交響樂團,布商大廈管弦都合作過,您一定聽過他們的演出吧?」大力擔當主力輸出。

「都聽過。」

黃友德有些發虛,但還是在講故事:「雖說留學那會兒比較窮,但是我會節省每一分錢去聽音樂會。在交響樂里你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同時也可以體會到那種宏大的存在!」

子喬:「黃院長,您真是太專業了,孩子跟着您,一定可以學到不少知識。」

「哈哈。」

黃友德在心裏給自己擦擦汗。

但是大力窮追不捨的問:「您比較喜歡哪些作曲家的作品?」

「亨德爾,德彪西,埃爾加,瓦格納,柴可夫斯基,托楚齊坦基吉,肖斯塔科維奇。」

咖喱醬小聲嗶嗶:「削死他真是人名?」

張偉:「磕啥都聽過,磕圍棋倒是挺積極的。」

「你說的這些,我都喜歡。」

黃院長其實想說的是,你說的這些,我都不知道。

但不妨礙他繼續講故事,聊哲學:「交響樂追求的是和諧與大同,這個世界終將趨於大同……」

玄之又玄,不知不覺的轉移話題:「我們培養孩子,不僅僅開發他們的智力,更要讓他們有世界公民的意識。」

但是,意外發生。

蘇若安插嘴道:「黃院長,托楚齊坦基吉是人名嗎?」

黃友德:咳咳咳。

他這回冷汗的真下來了,看了蘇若安一眼,就感覺他今天特別怪。

平時唯唯諾諾的,今天卻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

小蘇,咱倆一夥兒的,你別拆我台啊!

蘇若安笑道:「對不起哈,在座的諸位,我們黃院長年紀大了,有輕度的阿爾茨海默症!

「其實拖出去砍嘰嘰,不是什麼作曲家,反正我們沒聽過。」

「你才有……」

不等黃友德說完,蘇若安又道:「還有布商大廈管弦樂隊在萊比錫而不是在輪蹲!」

黃友德臉黑得已經不行了。

他很生氣。

你才有病!你才有老年痴呆!

他現在感覺蘇若安就是個豬隊友!

居然拆他的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