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禍》[人禍] - 第9章 家就是堡壘

街道上,車不多,但許輕舟也沒有肆意的開車。

街道上,人們都在為生計奔波。

體能膠囊,雖然不貴,可卻每天都要吃的。

路上的行人,壯漢很多,他分不清那是鍛鍊出來的,還是吃藥吃出來的。

就在這個時候,車流暫停了。

一段洒水車的音樂響了起來,許輕舟聽着這個音樂,許輕舟覺得哪怕世界毀滅,這段音樂也不會換的。

在音樂中,從洒水車上下來一個壯漢,指着路邊的另一個壯漢罵道,「你個傻x!罵誰呢!」說著就推搡起來。

路邊的壯漢,甚至都沒說話,兩個人就撕打起來。

路人好像見慣了這種場景,都紛紛繞開了他們。

他們打了大概十分鐘,**趕來了。

一輛警車上下來4名**壯漢,嘴裏罵罵咧咧的,分開了兩人。

詢問原因,原來是路邊的大漢被洒水車噴到了水,就開口罵了洒水車司機。

洒水車司機聽了以後,二話沒說就下車開幹了。

**們聽了以後,為首的**說道,「公了私了?」

「私了。」兩個壯漢異口同聲的說道。

**聽了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把兩人分開。

許輕舟分明看到,兩個壯漢居然都在往**手裡放錢。

為首的**就在路邊數了數錢,招呼了一聲,開着警車就走了。

兩個壯漢也唉聲嘆氣的,一個直接走掉了,一個繼續洒水去了。

鬧劇結束,許輕舟一邊開車一邊問海拉。

「這些**收黑錢不害怕嗎?」

「現在的社會環境下,他們工作難道為了正義嗎?不也是為了money。現在**和藥廠都在想着改變人類命運,管不了這麼多。」

活下來就很難了,他有什麼資格去談平等,談正義,談對錯。也許芸芸眾生也是這樣想的,所以社會病了。

按着海拉的指引,車子終於來到了城郊的一排平房。

不論是從地理位置,還有外觀看,他是有些失望的。

這一排平房就孤零零的建在城市最邊緣。

門前是道路,房後是荒地。

「是不是走錯地方了?」許輕舟狐疑的問道。

海拉直接拉開車門下車,指着一間平房說道,「這個就是你的房子。」

黑漆漆的大門緊鎖着,光看這厚重的樣子,就知道沒偷工減料。

院牆的周圍居然是電網,還有倒刺。攝像頭也裝了好多。這配置,是要住監獄裏面嗎?

海拉用鑰匙打開大門,然後把鑰匙扔給了許輕舟。

「走,進去吧。我給你介紹介紹這裡。」海拉說完首先進了大門。

許輕舟鎖了車也跟着進去了。

院子不大,一輛墨綠顏色的皮卡停在院子中間,基本把院子佔滿了。

「這是你的車,油車,鑰匙就在門上插着呢。這是一輛軍用皮卡,全車防彈,包括輪胎。你爸爸媽媽給你準備的。」

許輕舟用手摸了摸車體,心裏暖暖的。

許輕舟拉開車門,這是一台5座的皮卡,內飾,算是沒有內飾,一切以實用為主。

車子的倒車鏡下面掛着一個平安符,他猜這一定是他媽媽放的。

從車裡下來,許輕舟跟着海拉進入了房間。

房間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