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星戰》[全球星戰] - 第七章 初戰二階

向明森然一笑,仿若來自九幽的修羅,眼睛通紅,手中的匕首也因為用的勁大了些發生了變形,空氣都彷彿凝固了一般,現在只聽有一點動靜便會爆發激烈的戰鬥。

張大超站在一旁,手上也套了指虎,靜靜的看着向明,在他看來,現在的向明是平靜的,然而就是這種平靜,是他這十多年裡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他了解向明,越是平靜便越是憤怒,平靜的背後是鴨舌男的萬劫不復。

「死!」

向明大喊一聲,手中匕首直接拋出,直指鴨舌男眉心,速度雖然不比子彈,但仍舊帶出一道凄厲的破空聲,同時向明也向前飛速狂奔了起來,一步,兩步,三步,直接追上了自己拋出的匕首。

一旁的張大超也在同一時刻提高了速度,他的目的是封鎖鴨舌男的退路,讓鴨舌男時刻處在向明的有效攻擊範圍,相識十多年,向明一個眼神他便知道對方的計劃,根本無需過多的交流。

兩個一階能打的過一個二階么?如果問別人肯定回答不可能,如果問張大超,他會肯定的回答「能!只要和向明在一起配合,二階有何可怕的?」

信心來自於他們兩個人的配合,當然二階的覺醒者也是不能小看的,鴨舌男身上的火焰溫度極高,仔細看就會發現鴨舌男身邊的空氣都有些扭曲,此刻的他看到匕首飛來,直覺上就要側身閃躲。

事實上他也這樣做了,但一側身便被飛身上前的張大超一拳打到了背部,張大超的指虎上帶着尖刺,直接給他的背部留下了四個血窟窿,鮮血直流,吃痛之下只能扭轉身體,一腳踹開張大超,稍微彎腰躲過匕首的致命一擊。

不過速度慢了一步,匕首鋒利的刀鋒順着他的頭皮划過,一縷髮絲滑落,緊接着便是鮮血源源不斷的流下來。

「啊!」

鴨舌男尖叫一聲,卻是迎來了向明當面一記重鎚,只感覺自己的臉已經沒有了感覺,三顆碎掉的牙齒順着嘴裏的血流了出來,整個人半跪在地上猛吐鮮血,揮手一道火牆護住自己。

向明和張大超沒有再繼續攻擊,之前那一套組合在平日里很好使,但是面對一個掌控火焰的二階覺醒者還是略有不足,對方身上的火焰溫度非常高,以至於將兩人的手灼傷,此刻疼痛感鑽心。

也許是因為高溫的緣故,鴨舌男身上的傷口已經開始癒合,倒是沒有流失太多的血液,不過張大超那全力的一擊至少打斷了他兩根肋骨,戰力也有所折損,不過他還能揮手,還能駕馭火焰。

在靈氣復蘇時代,活下來的人恢復能力都有所增強,比如之前向明父親做菜划到了手,向雅送其去醫院包紮,結果回來的時候笑的直不起腰來,追問之下才知道,原本要縫針的傷口去到醫院差點癒合,醫生的表情別提有多幽怨了。

普通人尚且如此,覺醒者就更不必說了,向明之前捏碎的琵琶骨在以前恢復百天也不見得好,但是放在覺醒者身上一周左右便會好了,鴨舌男護住自己正是要爭取恢復的時間,向明兩人也樂意給他時間,因為他們也需要恢復。

「衝動了啊,胖子,你沒事吧?」

「手有點疼,倒是你,想好接下來怎麼打了么?」張大超脫下自己的指虎,舉着自己的胖手在嘴前吹氣,手背上的燒傷異常嚴重,不過他卻絲毫不在意。

「不能跟他接觸了,」向明眼中光芒閃爍,環繞四周,發現也沒什麼能夠拿來做武器的東西,直接彎下腰,從地上掀起一塊還帶着鋼筋的水泥,以一種天人之姿製作了一柄常人無法想像的流星錘!

張大超看樣子也想照着來一塊當武器,但是一張大臉憋的通紅也沒有做到,只好喘了一口氣坐在殘破的水泥上四處觀望,然後突然起身,屁顛屁顛的跑到一名警員身邊,轉身之後手中多了一根兩米的鋼棍。

「胖子你先上,我聯繫星網,二階覺醒者還是由星網的人過來處理,真是拚命的話我們不是對手,真要和他換的話有些太不值當了。」

「好咧,明哥,你就瞧好吧,小爺我的無敵風火棍來了!」

張大超嚷嚷着掄起鋼棍就要砸鴨舌男,這時鴨舌男也從火牆後面走了出來,身上遍布的傷口顯得猙獰,肉皮翻出,看着就感覺痛徹心扉,也許正是因為這樣,鴨舌男也顯得特別冷靜,看到迎面而來的鋼棍側身一閃。

「胖子你小心點,這人沒有劉琦山厲害,但是剛剛突破,正在巔峰狀態,不要和他硬碰硬,先拖住他,等我一會!」

「掃!」

張大超點點頭,一擊打空繼續接了一招橫掃千軍,取的是鴨舌男腰椎,這個位置對一般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