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星戰》[全球星戰] - 第三章 墓地,執行人

漫天的柳絮隨風肆意的飄蕩,還有些沒飛起來的則積攢成團在地上滾動,跟冬天的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周圍一片凄涼,處處是墓碑,上面刻着的人名各不相同,但是刻碑的時間卻多數差不多,前後不超過一個月。

有三個人穿過柳絮白幕,在石碑之間來回穿梭,片刻之後停在了一處孤零零的石碑前面,石碑上面刻着漂亮的花紋,而整個石碑彷彿被人經常擦拭,竟然沒有一絲灰塵沾染在上面,更不用說周圍的雜草了。

即便是在黑暗籠罩天地的十多年時間,這個墓地也是有人專門過來休整,墓地裏面躺着的都是死於黑暗,官方說法是因為沒有適應靈氣復蘇而死,向明對此抱有懷疑,虞箐離開的早,但這邊的墓碑卻是新的,中間這十多年的空白期虞箐究竟去了哪?

向明不是可以隨便糊弄的人,陽光重臨大地之時向明眼皮跳個不停,雖然他不迷信,但這種事情真的說不清,然後就知道了自己母親虞箐逝世的消息,時間太過於趕巧,讓向明不得不懷疑這裏面有事情。

而這片墓地的維護方面本就體現了不正常,不論是寒冬臘月還是雷雨交加,總有這麼一群人來這裡守着這些墓碑,感覺在守着自己的家人,向明因為好奇特意查過,這些人相互之間沒有關係,與墓裏面長眠的人也沒有關係。

腦洞大開的向明第一時間想到了保密條令,這個他在星辰學院簽署過無數次,熟練到都背下來的東西,所有關於星辰學院和星網的內容不得擅自外傳,對外一律以普通人自稱,當然有人不顧條令大肆炫耀,向明記得,那人現在還沒出來,估計這輩子懸了。

而且自己母親的墓碑是黑暗結束之後才突然出現的,當時向明看到了一場盛大的葬禮,幾百個棺材被埋入這塊特殊的墓地,當時送葬的人數盡皆穿着統一制式的黑衣,表情凝重,當時向明不知道這些人是來送誰的,因為自己家可是沒有這麼多親戚。

反正不管是來送誰,都證明了這塊墓地不一般,那葬在這裡的母親呢?又是什麼身份,什麼原因逝世?想要知道這其中的彎彎繞繞,向明知道自己必須要進入星網,畢竟星網內部接觸到的情報消息都更多,但一想到自己的天賦,直感覺自己後槽牙疼。

「向明,向雅,你們兩個過來鞠躬吧,鞠完躬趕快坐車回學校,不用等我了,我陪你們的媽說會話。」

一名收拾得很乾凈的男人拍拍身邊的兩人,打斷了向明的沉思,聲音溫和,眼中充滿幸福,彷彿這一刻很充實,連同身板都挺直了幾分,臉上的皺紋也淺了。

被叫的兩個年輕人默默的走到墓碑面前,小心翼翼的將手中的花放下,然後深深的鞠躬,仔細看,兩人與墓碑照片上的女子長得十分像,向明溫婉之中繼承了父親的剛毅正氣,向雅則純粹繼承了母親的漂亮。

向明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擦拭了一邊母親的名字,雖然原本就很乾凈,這字是父親親自刻的,「虞箐」兩字古樸大氣,就像她生前的性情一樣,做完這一切後,向明拉着自己妹妹向雅的手,盡量放輕腳步繞出墓地,「咱爸每一次來都要陪媽媽說話的,別影響他了。」

「可是,」向雅欲言又止,被向明握在手中的手稍微抗拒式的往後一縮,不過終究沒掙脫出來,「學校那邊總是以各種理由限制我,我只想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可以自由自在。」

說到這些話的時候,女孩眼中含着淚,並非她不喜歡學校的安排,而是因為她的特殊性讓她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支持,家裡只有父親一人擁有收入來源,處境遠沒有同班同學那麼好,她又要強,不願意自己的進度落下來,所以拚命修鍊,但光是努力不夠。

「行了,」向明颳了向雅的鼻子一下,「這事你以後也別想了,父親把所有的錢全放在我這,你只要沒錢了就來普通班找我就行,你被挑選到天才班就是我們家的喜事,就算受了苦也別讓咱爸操心。」

「那好吧,都一年的時間了,爸爸肯定也很想陪陪咱媽。」向雅略有些委屈的點點頭,可也不願意打擾自己的父親,便跟在向明的身後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發動機呼嘯啟動,然後朝着遠方快速行駛。

向明沒有說,自從靈氣復蘇以後,他們兩個的父親收入幾乎快沒了,原本是社會精英層次的主任醫師,現在僅僅靠着一點國家補助生活,這個時代是覺醒者的時代,普通人顯得格格不入,自己的父親就是如此。

很多工作普通人做不了,因為靈氣復蘇,地球上的生物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本城市裡綠化帶裏面的樹木早就已經砍掉,因為它生長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城市外樹木倒是挺多,一眼望過去全都是參天大樹,彷彿置身於原始森林。

小型植物比如說捕蠅草,靈氣復蘇之後捕食一頭大象沒有問題,當然,說的是以前的大象,現在的就不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