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星戰》[全球星戰] - 第一章 破天,神臨,光明

天地籠上了一層黑紗,即便時間在白晝停留,這一層黑紗也僅僅透過了一點光明,遮天蔽日,太陽透過黑紗去看也僅僅像是一顆很大的星,模糊不清。

倒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僅有的一點光反倒讓人更加看不清東西,天空帶一點血色,彷彿是夕陽的渲染,火燒一般的,整個地球都依稀可見,顏色最深處卻在華夏,崑崙山脈,這裡是一片火海。

不周山,原本的天柱所在,現在已經被一團火焰所佔據,二十四名身穿黑色風衣的男女盤膝於火焰四周刻畫著繁瑣的紋路,時不時拋灑出一些散發著瑩瑩青光的石頭在紋路交匯處。

這裡的溫度很高,似乎空間都有扭曲,二十四名男女貼身衣物已經被汗水浸透,緊緊的貼在身上,有人就索性直接光着膀子幹活,一股股白色的蒸汽就升騰起來,脫掉的衣服上面很快出現了白色的汗漬。

「我感覺裏面這位還不到復蘇的時間,咱華夏的神就是不一般,哪像北歐的,普羅米修斯復蘇也統共用了不到半年。」

說話的人名叫曲凌風,星網龍凰二十四衛之一,掌管着全球的地下情報網,別人不清楚的事情卻很少有能夠瞞得過他的,普羅米修斯,傳說之中給人贈予了火焰的神靈,奧林匹斯神殿主神之一,也是迄今為止第一位復蘇的神靈。

「廢話真多,再怎麼說普羅米修斯也算是對人有善意,先後已經給那邊的人解決了兩次大麻煩,我們這邊倒好,專門製造麻煩,別廢話了,趕緊布陣,破天之戰馬上結束了,咱們守的地方堅決不允許有任何意外發生!」

奧林匹斯山的確算是幸運的,至少他們首先復蘇的是一位對人類有着愛護之意的神靈,但不周山裡的這位,雖然大家都沒有說,但心底里更多的傾向於其惡意更甚於善意,畢竟不周山神祇之中以火為代表的就那麼幾位,以龍凰的情報來分析,自然能夠排除其他的。

火神祝融,一個性情暴戾的遠古神,對於這種神靈,最好的辦法就是永久的鎮壓他,讓他不能出來禍害普通人,趁着他還沒有完全復蘇,用周天封鎖大陣來鎮壓最為合適,整個華夏的資源全部都集中在了龍凰二十四衛的手中,顯然,星網一致認為祝融是不適合出現在公眾眼中的存在。

天空之上的黑紗突然間裂開了一道縫隙,就像是被鋒利的刀劍劃開的整齊裂縫,明亮的光柱照射下來,周圍總算是重現了光明,火焰的紅色也被壓制了下去,許久沒有見過陽光的眾人眼睛刺痛,眼淚不住的往下流,但是手上的動作倒是更快了幾分。

破天之戰結束了,籠罩在眾人頭頂十多年的黑幕破碎了,猶如冰消瓦解,周圍越來越亮,被二十四人圍在中間的火焰卻是在瘋狂的長大,火焰中心可以看出有一道人影在逐漸成形。

眾人心中一驚,各種武器出現在手中,一邊繼續刻畫著陣圖,一邊警惕的看着火焰,裏面的神隨時都有可能對他們發動攻擊,抵擋是肯定抵擋不住的,可陣法的布置不能停下,也不能出錯,武器拿在手裡至少有點心理安慰。

「我們可能出不去了。」

隨着火焰之中的人影越來越清晰,龍凰二十四衛的龍衛隊長龍武說了一句,卻沒引起多大的波瀾,大家還在忙着手中的事,就像沒聽見一樣,龍武無奈的搖了搖頭,將自己陣圖的最後一筆畫好,檢查了一番,一步踏入到了陣圖之內。

「你們繼續刻畫,我給你們爭取時間!」

他的話音剛落,一股熱浪席捲而來,這是祝融給他的回應,一併厚重的大刀橫在龍武胸前,只一瞬間,龍武感覺自己彷彿掉進了岩漿,體內的水分不要命的往外冒,刀柄也已經滾燙到沒法握。

「小小一個凡俗竟敢阻礙本座的歸來,活的不耐煩了!」

火焰中的人影開口說話了,相當明確的表現出了自己對凡俗之人的不屑,說來也是無奈,龍武一個闢地境界的大人物,在神靈眼中也不過是一介凡俗而已,就連對方隨意散發出來的熱浪都抵擋的艱難。

「唯一死爾,不過即便是死,我也要留下你來!」

祝融沒有再說話,他肉身還沒有完全恢復,剛才那一下雖說是試探,卻也是全力施為之後的攻擊了,距離全盛時期差得遠,就連他自己嘴裏的凡俗都沒辦法收拾,自然不再爭口舌之利。

龍武也不再說話,手中提着刀緩緩向前挪動,其他人都知道龍武想要幹什麼,祝融的力量還未恢復,此刻正是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