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 - 009這是什麼女主發言

雲蘇一把將雲江嬌甩開,「你要是有病就去看醫生。」

「你媽當年做小三破壞了我們家的幸福,現在你媽帶着你求爸爸讓你回雲家,我媽已經寬容大量接受你了,沒想到你和你媽一樣,現在又去破壞別人的家庭,雲蘇,我覺得有你這樣的妹妹真是恥辱!」雲江嬌揚聲說道。

她的話就像是一顆巨大的石頭,將原本就不太平靜的湖面砸起巨浪,周圍的譏諷聲更為犀利。

林意笙擋在雲蘇面前,盯着雲江嬌說道:「你少在這裡扭曲真相。」

說完,林意笙拉着雲蘇就走,但圍觀群眾見她們要走,情緒更為激動了,忽然一個礦泉水瓶朝雲蘇砸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額頭已經腫起一個包了。

雲蘇抬手摸了摸腫起的額頭,唇尖舔了舔有些許乾澀的嘴唇,朝扔她礦泉水瓶的女生走去,抬手指着額頭腫起的位置,說道:「知道什麼叫故意傷害罪嗎?」

話落,雲蘇已經撥通了110的電話,「我要報警。」

掛掉電話後,雲蘇掃了一圈圍觀人群,冷聲說道:「還想繼續看熱鬧或者繼續罵我、打我的,儘管來,我不介意給你們一個個發律師函,**很快就到,或許你們都願意走這一趟。」

見她態度如此強硬,大家畢竟都是學生,自然不敢再做逗留,快速散去後繼續在網上當鍵盤俠。

「不要以為這樣事情就算完了,雲蘇,你給我等着。」雲江嬌咬牙切齒地說道。

林意笙瞧着雲江嬌要走,連忙上前將她拽住,「別走啊,沒看見都報警了嗎?身為誹謗者,你得留下來才是,沒看這位犯了故意傷害罪的同學就很自覺留下來了嗎?」

「放心,我等會兒就聯繫律師,一定成全你想看熱鬧的心。」林意笙朝雲江嬌笑的燦爛,轉而扭頭對雲蘇說道:「雲蘇,把那女的看住了,今天就讓她知道什麼法治社會。」

砸人的女同學已經快要嚇哭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一時衝動而已,我不能去**局,這樣我會留案底的,我是貧困生,家裡很困難,留了案底,以後助學金還有貧困補助都很難申請了,這樣對我以後工作也有影響,求求你了……」

看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雲蘇面無表情地說道:「方才你同她們一起罵我,對我動手的時候,絲毫沒有想過我也會受傷,現在涉及到你自身利益,就會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了嗎?」

她緊盯着眼前的人,一字一句的說道:「你要為你的行為負責,這趟**局,你逃不掉了。」

一直折騰到下午,雲蘇和林意笙才從**局出來。

「雲蘇同學。」砸人的女同學跟上來,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謝謝你不計較,我以後一定會改的。」

「道歉書我會保留,再見。」雲蘇淺聲回答。

林意笙見那女同學離開,不由地說道:「來之前聽你說的那麼狠絕,還以為你真的要讓她在拘留所待幾天呢,沒想到還是個軟柿子,這種人雖說道了歉,但以後肯定還會再犯的,狗改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