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契約甜妻:嫁殘疾老公後我挺孕肚] - 004下馬威

「雲小姐,你母親已經是乳腺癌晚期了。」

雲蘇失魂落魄地坐在醫院門口,臉上表情有些麻木了,腦海中不斷迴響着方才醫生說的話。

「小蘇?」

聽見喊叫,雲蘇抬頭,有些意外地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低聲呢喃,「梁學長?」

半小時後,雲蘇靠坐在醫院走廊的休息椅上,接過梁璟安遞過來的咖啡,道了聲謝謝。

梁璟安見她情緒低落,抬手拍了拍她肩膀,「放寬心點,你這樣阿姨心理壓力會很大的。」

提到林晨,雲蘇垂頭,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我一定是天底下最糟糕的女兒吧?她生病了這麼長時間我都不知道,我甚至……還說那麼難聽的話!」

想到她在雲家門口和林晨說的話,雲蘇便忍不住想要抬手抽自己幾巴掌,梁璟安連忙抓住她的手腕,故作輕鬆地說道:「你把臉打腫了,等會兒怎麼去見阿姨?你想讓她更難過嗎?」

雲蘇緊咬着牙,卻依然控制不住地失聲痛哭。

和梁璟安在走廊又待了半個小時,雲蘇回到病房的時候林晨已經醒了,看見雲蘇進來,林晨面露微笑,「蘇蘇回來啦,過來媽媽這兒,陪媽媽說說話。」

雲蘇走到病床邊坐下,拉着林晨的手哽着喉嚨說道:「媽,對不起。」

「傻孩子,和媽媽說什麼對不起,你知道的,媽媽永遠都不會怪你,來,讓媽媽好好看看,是不是嚇壞我的小心肝了。」林晨抬手摸着雲蘇的頭,面帶笑容地安撫着雲蘇。

因為林晨的安撫,雲蘇再也憋不住了,崩潰的說道:「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要把我蒙在鼓裡?」

林晨無奈地笑道:「媽媽知道的時候,已經錯過治療的最佳時機了,告訴你也不過是讓你平白擔心難過而已,媽媽希望你能一直開開心心的,不要像現在這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門口響起敲門聲,梁璟安抬腳進來,喊道:「阿姨您好。」

「劉醫生呢?」林晨以為是來告知病情的,下意識便詢問自己的主治醫生為什麼沒來。

知道林晨誤會了,梁璟安連忙解釋,「劉醫生還有點事要忙,稍後就會過來,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梁璟安,是小蘇中學的學長,目前是中心醫院的外科醫生。」

聽到這個名字,林晨看了一眼雲蘇,「梁璟安?」

沒等林晨繼續往下問,門口響起護士的聲音,「梁醫生,外科張主任找你。」

「好。」梁璟安應下,隨後朝雲蘇和林晨說道:「阿姨,小蘇,那我先去忙,稍後再過來。」

雲蘇點頭淺笑。

而林晨則是一直盯着梁璟安離開的背影,想起記得女兒中學時期暗戀過一個學長就叫梁璟安,那時候雲蘇還總是和她提起這位校園的風雲人物,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他們竟然又遇見了。

雲蘇看見母親神色有異,連忙說道:「媽,先喝點水吧。」

「蘇蘇,你們不會是……」林晨望着雲蘇,後面的話不需要說出口雲蘇

猜你喜歡